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楼诚】【现代AU】普通爱情故事 05

美人赠我糖葫芦:

居然还是更新了!身残志坚的我!


====这是分割线========


5 菲茨杰拉德的赠礼




汪曼春下个周末过生日。明诚提醒明楼该准备礼物了。明楼说,你看着挑吧,低调奢华有内涵就行。这要求提了跟没提一样,明诚得动脑筋。歌剧票,红酒,珠宝。挑挑拣拣,拿笔划来划去。


 


梁仲春跟明诚混个脸熟,三不五时到办公室来胡吹海侃。办公室老师都不喜欢他,可人家是副系主任,不能不给面子。所有人提起他都说:“那个梁仲春啊!”语气里带着轻蔑。明诚是知道人情世故的,后来干脆就约梁仲春到附近的咖啡厅坐着聊。


 


梁仲春四十出头了还是个副教授,学术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这个副系主任的职位还是熬资历熬出来的。这不是说他不聪明,相反,是因为他太聪明了,太能投机取巧了,所以好运气就老从他这儿改道绕行。




后来他学乖了,系里的资源他不再巴巴攥在手上,尤其是他管的财务报销这块儿,能松就松,这样大家也挑不出他大毛病,副系主任的位子也就坐得舒坦点儿。加上他一直不断给自己扩充人脉,牛鬼蛇神都说的上话,兼任了好几家公司的独董,背地里有不少人叫他“梁千万”。他对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以前那真是穷怕了。


 


可他也有心结。那就是和他不对付的汪曼春现在堪称春风得意。不到三十岁评上了副教授,论文咔咔发,还有个财政部的叔父坐镇,大家都在传她过几年要顶上另一个副系主任的缺。另一个重大利空消息是,新来的系主任明楼是汪曼春师兄,据说还有过一段情。汪曼春现在整天招招摇摇打他眼前过,气得他是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满肚子苦水只能倒给明诚听了。


 


明诚惯例说些套话安慰他。梁主任,你在这里的时间比她长,资历比她老,她就是真补上了缺对你的位置也没有影响,所以不必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她年纪比我轻,手上项目比我多,还有个财政部的叔叔,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在这学校大概也是到头了。


 


明诚心想,是该到头了。不过你俩在人缘恶劣方面倒是不分伯仲嘛,不必过分谦虚。


 


听梁仲春白话到最后,明诚答应帮他看看手上的一篇论文。梁仲春再三再四地谢,表示改日论文发表了一定请吃饭。明诚笑笑,我可不图你这一顿饭。


 


梁仲春有点好奇,问,明老师,我看你履历也挺漂亮的,到其他学校怎么也能评个副教授,为什么一定要在这儿憋屈当个助理教授呢,你真就跟着你大哥走了?


 


明诚说,这是我们兄弟的事情,好像不劳您费心吧。


 


梁仲春讪讪笑,那是那是。怎么样,明老师我请你去学校食堂搓一顿?


 


请学校食堂用得着“搓”这个字吗?别说教师餐厅还有补贴了。新世纪的老葛朗台还是怎么样。正想着,明楼的短信进来了。中午有事,你自己吃饭吧。


 


好像也没什么拒绝梁仲春的理由了,明诚说,那就劳您破费。梁仲春边摆手边笑,哪里哪里,都是小钱。两个人到了教授餐厅,明诚点了一份套餐。梁仲春点的是热干面。见明诚看他,自己解释,我是武汉人,就爱这口。


 


吃饭的时候梁仲春接了一个电话。下课了吧,哦,回家了吗,妈妈中午做什么了呀,又是面条哪,不准挑食,爸爸晚上早点回去啊。


 


挂断之后笑。我儿子,小学三年级,可缠我。给明诚看照片,冰雪可爱的一个孩子,穿一套小西装站在布景前头。明诚夸了一句,挺可爱的,长得像嫂子吧。梁仲春笑得。是像我那口子,像我不就完了嘛。别说,我那口子虽然脾气爆,但是热干面做得一绝,食堂没法比,真的,改日你来尝尝。


 


笑容也许并非虚假。明诚把手机还给梁仲春。月亮底下的两道影子不合时宜地浮上来。只能说服自己真诚不是所有人都具备的美德。


 


出了餐厅往回走。梁仲春往远处一指,诶,那不是明教授吗?明诚顺着方向看过去,停车场边上站的确实是明楼。没过一会儿从对面跑过去一个人影。梁仲春啧了一声,那个汪曼春又作什么妖呢。明诚看着车开出去,伸手摸了摸兜里的钥匙,硌手。


 


整个下午明诚都在看文献,论文综述几乎开不了头。人是理性动物,怎么能被这种小情绪攫住呢。不行,必须行动起来,制定计划,然后完成它。


 


其他两个选项被划掉,他在珠宝这一项上打了个圈,打开施华洛世奇官网看款式。同办公室的女老师从他身后经过倒水,惊讶,明老师怎么开始挑项链了,是不是有情况啦?明诚客气地请她参谋,您想错了,是给一个朋友买的。您眼光好,帮我选选,看看哪款比较入眼。


 


结果女老师的热情比明诚高多了,件件觉得好。明诚倒是没看上,想着还是到专柜去挑一款。晚上回去明诚也没说中午的事情,只是说下周别忘了上银泰去挑一款项链。送出去不轻不重正合适。


 


过了一周,系里传言梁仲春后宫起火家宅不宁。明诚没赶上梁太太大闹系里办公室的盛况,只从同事那里略有耳闻。中午明台过来办公室把托他带来的猫粮拿回去,顺便吃了个苹果,磕磕闲牙。明诚问他在数据中心的实习怎么样,明台苦了脸说真不是人干的活,贴数据贴到半死,腰都直不起来。


 


明诚又问那现在还有钱补贴黎叔那边吗,没钱我可以解囊相助。明台笑,阿诚哥你真是我最亲的哥!没事儿,我现在拿一笔钱炒股呢,差不多能挣出一个月的猫粮。


 


明诚说,你倒是学以致用挺快啊。


 


明台放下苹果梗,正襟危坐低声说,投一万挣一百万很难,可投一百万再挣一百万就容易了。


 


明诚没忍住笑。明台学的是明楼当年在家里呛某位远方表叔时说的话。他俩都还记得那个原本在股市里捞了一桶金趾高气昂的表叔脸上听了之后神色变换特别精彩。


 


明楼也不是没有过年少气盛的时候。能够彬彬有礼全是因为已经没有人能够伤害他的骄傲。


 


明诚特别爱看明楼骄傲得意时候的样子。那样挑着一点眉毛,嘴角抿起来,好像漫不经心却又郑重其事地宣布自己成功搞定了一篇论文。他怀疑自己可能就是为了多看几眼明楼这样得意的样子,才甘心跟着他跑东跑西当一个助手角色。想到后来,他都被自己的念头逗笑了。


 


下午最后一节明诚有课,下课天就黑了。他从池塘边绕过去,黑暗里一个红点明明灭灭。走进了看是梁仲春。明诚上去打招呼,梁仲春一副投湖未遂的倒霉样子。明诚说,梁主任,怎么搞的,眼角怎么磕到了?梁仲春赶紧拿手遮住青紫,讪讪笑,不小心嘛不是。


 


明诚说,得赶紧处理,下次您得看着路走。梁仲春说,一定一定。明诚又说,您以后也别老晚上出来在这里溜达了,冬天路滑,小心摔倒。梁仲春错愕,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在这片儿溜达了?明诚说,上个礼拜二吧,我看您还带着一个女学生,答疑解惑就去办公室咖啡厅多好,这里黑黢黢的。梁仲春烟头一下掉地上了。明诚赶快捡起来掐灭,说,您小心点,学校里现在全面禁烟。


 


梁仲春说,你都知道了。明诚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梁仲春笑,明老师真是个聪明人。明诚也笑,梁主任您也是个聪明人。梁仲春说,可惜我不是个好人。


 


明诚不说话了。他想起那个漂亮的小孩,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湖水里泛着晕开的灯光,风挺冷,还不到冻人的程度。过了很久,梁仲春说,明老师先走吧,我再抽根烟。抽完以后我再做个好人吧。


 


明楼约了和明诚去银泰挑项链,发现他不怎么积极。问哪款都说还行。明楼说,今天上课累了吧,回去早点休息。明诚说,我今天见证了个事情,觉得特别劳力。明楼问,什么事啊?明诚没回答,反问他,你觉得一个人从不好变好难吗,假设他有决心?明楼笑笑看着他,这问题太高深了,上帝会告诉你不难,小说家会给你另外的答案。明诚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趁着导购小姐换款式的时候,明楼凑近明诚耳边,低声说,那给出我自己的答案,很简单——不难。明诚笑,你说了管什么用。明楼说,诶,开始可是你问我的,我回答了你又说没用,到底还让不让我说了呀。


 


最后选了一条镶钻的项链,让导购小姐精心包起来。明楼要了张礼品卡写几行字放进去。明诚问,你打算什么时候送出去,别忘了。明楼说,明天就送出去,正好还要送她再到医院一趟。明诚问,为什么去医院?明楼接过包装好的袋子,说,她不是心脏有点小毛病吗,正好赶上她的车限号,我明天送送她,上礼拜就送了一回。明诚想起来停车场事件了。他直愣愣应了声,哦。下次让我去送吧,我比你闲。


 


明楼愣了一瞬,笑,就复诊这么两次,没下次了。


 


明诚把卡放回钱包,嘀咕,下次有什么事情可说不准啊。


 


出商场的时候一溜儿珠宝柜台,光彩璀璨。


 


明诚说,果然刷我的卡花钱不心疼,大几千就这么扔出去不带响的。


 


明楼说,你缺那点钱啊。


 


明诚说,钱当然越多越好嘛,发票我都收好了,过年找你报销。这算什么,业务招待费?


 


明楼说,你还嫌我抠门,你可比我抠多了。下次我花钱给你买礼物你给报销吗?


 


明诚说,有点诚意好不好,再说了,你给我和明台买过几回礼物?不是送书就是送钢笔。也就给大姐的能看。


 


明楼说,那我下次也给你送颗钻石,行不行?


 


明诚问,有多大,得拿放大镜找吗?


 


明楼笑,当然不会。我送你一颗像丽兹饭店一样大的钻石。


 


隔了几天,明诚收到了一个快递。他疑惑自己没网购啊。拆开一看,明白了,明楼说的礼物送到了。


 


《本杰明的奇幻旅程》现在可不就乖乖躺在玻璃纸里呢。






※菲茨杰拉德的《本杰明的奇幻旅程中》有一篇小说题为《像丽兹饭店一样大的钻石》。大哥真是抠门啊(。昨天是海明威,所以今天必须是菲茨杰拉德呢!



评论

热度(1184)

  1. 良心很烫的大爷美人赠我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