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楼诚】【AU】 情探 04

美人赠我糖葫芦:

※这篇文应该比较慢热,前期大家戏份都挺多,楼诚的戏份不突出,总的来说想写个群像吧。如果光是为了楼诚看的朋友真是对不住,让您失望了。


※作者没有公安系统工作的经验,写文全靠百(che)度(dan),所以有经验的朋友麻烦帮忙指出错漏。多谢。




04 这颗火热的心不变 




郭骑云清了清嗓子,在办公室里宣布:“大家伙儿,介绍个新同事啊,明台。”


 


于曼丽把头低得不能再低,假装自己是空气,听见那道爽朗声音说:“大家好,我是明台,明镜亦非台的那个明台,希望以后能跟着大家多多学习。”


 


郭骑云带着明台跟办公室里没出警的几位都打了招呼,于曼丽倒吸一口气,希望这俩赶紧把自己忽略。


 


郭骑云说:“嘿,于曼丽,跟你说话呢。这是你小师弟吧?”


 


于曼丽只好抬头,皮笑肉不笑,在众人好奇的目光里故作惊讶:“明台,没想到你也来当警察了,好久不见啊。”说完连自己都牙酸。


 


“于师姐好,今后就请多多关照了。”明台笑得见牙不见眼,在于曼丽看来他也没真到哪里去。


 


诶呀呀,真是人生惨剧。郭骑云是个没有眼力劲儿的,看不懂这两人之间暗流涌动,偏偏要把带着明台熟悉业务的光荣任务交给于曼丽。


 


于曼丽当场摆手,不行不行不行,我才比他早进来多久啊,自己还没弄明白呢,教他不是误人子弟。郭骑云对明台笑了笑,让他先去收拾办公桌,提着于曼丽的胳膊把她拖到窗台边,跟她声明抗议无效。


 


“你不带他谁带他啊,队里除了你以外哪个不是忙得昏天黑地?再说了看你平时闲着也就出去瞎胡闹,对得起纳税人的钱么?总之,你得给我负责把他带熟了教会了,有事儿拉出去就能用那种,明白没?”于曼丽吃软不吃硬,这时候知根知底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郭骑云补充了一句,“不然我就打报告把你调到经侦去,让汪曼春好好收拾你。”


 


经侦队长汪曼春,全市唯一的女队长,也是让分局众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于曼丽听见这名字就浑身不自在,经侦这块肥肉她可无福消受。


 


“让我带他也行,不过从今天开始被法制科退卷可不准再让我处理了。”于曼丽跟郭骑云讨价还价,“还有啊,队里那辆破车也不归我开了。”


 


“没问题,成交。”郭骑云微笑点头。


 


 


于曼丽先带明台去后勤处填了单子,领了制服和办公用品。至于警棍、手铐这些警用装备要队长郭骑云打报告去厅里的装备商店买。配枪和防弹背心之类的,执行公务的时候才能领取,平时锁在装备室里,增加配额也需要提交申请。明台跟在于曼丽身后走了一路,见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单子,看得他头都大了。于曼丽瞪他一眼:“你以为呢?现在办公室里买个钟都要上系统里申请的好不好。”


 


明台不由庆幸自己没真的去做文职工作,不然光是填表都得疯。于曼丽对他这种天真的想法很无奈,拍了拍桌上那叠高高摞起的退卷,嘱咐明台:“来,现在我教你案卷的正确写法,等你会了以后,把这些都好好改过,再送到法制科去。”


 


“哈?”明台看着那堆比他大学四年读过的书叠起来都还高的案卷,傻眼了。


 


一整个下午,于曼丽光逼着明台看流传在分局内部的卷宗编写指南了,光看不行,还得一条条背下来应用在实践中。明台最讨厌背书,趁着于曼丽离开的空档,凭着小聪明对照案卷改,还得意自己改得挺有模有样的,于曼丽看着他改完的案卷一声冷笑,问他:“你知道这份卷宗为什么退回来么?”


 


“难道不是因为字写得难看?你看这段还有一个错别字。”明台看见后头经办人的签名是“童虎”。大概也是队里的一号人物,不过今天出去了,明台没看见他。


 


“笨,你看里头写的那几个办案人员,你今天见到了哪个?”于曼丽的手指在纸上某两行轻轻点了点。


 


明台记性不差,不过那几个名字他确实毫无印象。


 


“这些人都不是警队在编人员,是特情,懂么?”于曼丽索性用大白话解释,“就是香港电影里的线人。这些人就算是破了案也不能往上面写,写了你就等着法制科和检察院来咬死你吧。”


 


“那这份为什么写了?”明台不得其解。


 


“我怎么知道,写的人文化水平低呗。”于曼丽翻了翻眼睛,不想多说。“以后你看见是他交的卷宗,不用问别的,直接改就行了。”


 


明台哦了一声,隐约明白这位“童虎”背后应该有点什么关系。


 


“案卷你抓紧时间,这都是需要一个星期内改完的。”于曼丽把一沓卷宗塞到明台怀里,明台忙不迭用手去接。“走吧,带你去看看咱们队里的固定资产。”


 


刑警队最重要的固定资产就是警车。一共七台。四台还算新的,都统一刷着蓝白道,装着对讲机、警笛和警灯。另外两台也装了对讲机,警灯之类的灵活处理,主要是出便衣任务和蹲守时用的。剩下那辆是队里觉得警车不够用,趁着行政单位预算制度改革的时候申请特批的。结果预算到财务处就被卡死了,弄得大众变金杯,宽敞倒是挺宽敞,就是开出去不像是出警,一拉门跟要奔出去打群架似的。这种小面包车耐造,后来队里出警十次里有八次得开它,怎么说都透着股憋屈劲儿,队里谁也不爱开。就跟退卷谁都不愿意改一样,这破车总是推给队里资历最浅的人开。去年是于曼丽,现在明台来了,于曼丽把钥匙拍到明台手里,长长出了口气。


 


王蒲忱早上就给明台打过预防针——“刑警队的工作是很艰苦的”,明台现在信了。于曼丽作为队里唯一的女孩儿,一点也没被怜香惜玉,他这样的年轻人当然上来就被摁在地上摩擦。好在他没觉得苦,还挺高兴,于曼丽抱着胳膊想这位明家小少爷是不是脑子有病。


 


明台玩车玩得很溜,就算是金杯,练练手立马上道了。于曼丽看着金杯车停在自己面前,明台从车窗里探出脑袋,眉飞色舞地招呼她上来:“快,我带你转几圈。”


 


真轻浮。以为自己开跑车呢。于曼丽改不了对他纨绔子弟的印象,转身就走,没打算搭理他。


 


明台开着金杯慢吞吞追,于曼丽就在他旁边走,故意不看他。女孩儿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抬着头,很有气势的样子。


 


“于师姐,你好像一棵树啊。”明台笑眯眯说。像一株秋天里灿烂的小树。


 


“你才像树呢。”于曼丽气得跺脚,“还有,都说了别叫我师姐!”


 


“遵命,于警官!”


 


 


明台把车还回去,快到七点了。除了还在审讯的和必须留下来值班的,大家都收拾收拾回家吃饭了。于曼丽接了个电话,脸色不是很好看,郭骑云过来跟她说了几句话,于曼丽坐了会儿提包走了。明台想多留会儿,看看审讯是个什么流程,郭骑云把他往门外推:“行了行了,以后可是想回都没得回,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的。”


 


明台抱着那身警服往外走,银色肩章发着微弱的光,从今以后,就算是个真正的警察了。虽然跟他想象的不完全一致,到底有些大愿得遂的畅快,在这个静谧的秋夜里,他快活得想唱歌。


 


就看见明楼和明诚站在路灯底下等他。家里那辆车停在分局楼下,明台一路跑过去,指着车子说:“这儿不让停车。”


 


不是因为违章,而是这儿停的都是警车,有些小流氓专爱来这里划车,连下午明台开的那辆破金杯车身上都有划痕。


 


“知道了,不停多久,马上就走。”明楼的外套搭在手臂上,衬衫袖口微微卷起,和明诚一样是从学校直接过来的。


 


“第一天上班感觉如何?”明诚要了明台手上那套警服看,这和小时候买的哄小孩的衣服可不一样,帽子上货真价实别着国徽的。


 


“还行吧,队长让我先熟悉工作,以后每周末去刑警学院培训一天。”明台在两个哥哥面前向来报喜不报忧。再说,总不能跟大哥说他今天光帮人家改格式和错别字了吧。


 


“记得每个星期天回家吃顿饭,大姐说好了在家等你的。”明楼看了明台几眼,伸手掸掉他肩膀上的灰尘,“这是怎么弄的?”


 


“哦,大概下午试穿防刺背心粘上的吧。”明台抖了抖肩膀,“大哥,阿诚哥,你俩这是专门来视察我工作来了?”


 


“我俩可没那么闲。”明楼给明诚递了个眼神,明诚弯腰从后座捧出一个保温盒。“喏,大姐知道你惦记这个,让我们特地送过来的。”


 


明诚接过保温盒,撬开一角看,里面是两只焦黄香酥的鸡腿,还冒着热气呢。“我最爱的就是北区的鸡腿,替我谢谢大姐啊!”


 


三人正说着话呢,有辆路虎在旁边停下来,车窗摇下来露出张艳丽如牡丹的脸庞,惊喜地望向明楼,唤了声:“师哥!”


 


“曼春,久见了。”明楼微笑着说。


 


汪曼春是明楼大学的师妹,同修经济学,曾热烈追求过这个同门师兄。之后明楼出国深造,汪曼春少女情怀伤透,只留一颗破碎的心让叔叔汪芙蕖帮忙收着。汪芙蕖彼时还在省公安厅主管经济犯罪这块儿,见她深恨明家大姐棒打鸳鸯而日益消沉,干脆把侄女调到分局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着,省得成天闹得家里不得安生。谁想到汪曼春在经侦方面特别有天赋,加上汪芙蕖的打点疏通,几年间也真就升成了队长。


 


“师哥,你回国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汪曼春眼中满是期盼,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她的心像分成两瓣,一半是欢喜,一半是酸胀。


 


“嗯,回来没多久,学校里科研任务和教学任务都挺重的,还没来得及一一通知以前的朋友。”明楼避开她殷切的目光,把傻站在一旁的明台推出去,“今天是来看看这小子上班上得怎么样。明台刚进刑警队,人生地不熟,麻烦你以后多关照了。”


 


明台心里叫苦,合着我这个弟弟就是专业背锅的是吧,吐槽归吐槽,脸上露出的还是讨巧的笑容,特热情洋溢地说:“曼春姐,我第一天上班,以后咱们也算一个分局的同事了。以后我有什么不会的,还要请你多教教我。”


 


想不到明镜居然舍得这个宝贝弟弟来当警察,汪曼春心里嘀咕,不过她不讨厌明台,明台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儿呢。明楼话里的“朋友”二字倒在她心里拧出两个疙瘩。师哥,你想跟我划清界限,也要问我答不答应吧。


 


“行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来经侦找我。”汪曼春对着明台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最近经侦在你们学校请了顾问,帮着配合查处重大经济犯罪事件,师哥你有听说么?早知道你回来,我一定要求把顾问换成你了。”


 


“哦,是谁?”明楼和明诚对望了一眼。


 


“我想想。姓王,王天风。”


 


 


汪曼春后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这么多年不见,一时间竟然相顾无言。明诚提议大家改日一起吃顿便饭,现在时间不早,应当各自回去休息为好。汪曼春恋恋不舍坐回车里,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在引擎声中化作一句叹息。


 


明台拍了拍胸脯,继而指责明楼不负责任的坑弟行为。明楼作势要去抢明台手里的保温盒,明台抱着就跑,听见背后明诚让他周末回家的叮嘱,死命挥了挥手。放心放心,都听进去了。


 


明楼坐进驾驶座,看见明诚脸上淡淡的微笑,问他:“怎么,有什么好笑的?”


 


明诚摇了摇头,直视前方,发动车子。


 


“是没什么好笑的,不过请允许我为明教授今后可以预见的悲惨命运报以同情的微笑吧。”


 


“真啰嗦啊你。”明楼说着自己也笑起来,“你再这样我可就当你是吃醋了。”


 


“我吃哪门子醋啊。”明诚眨了眨眼睛,他眼里盛着一整个温柔的秋夜。“故人重逢,大喜的日子,这样吧,我为你点播一首歌曲。”


 


“什么歌?”明楼问。


 


明诚翻出一张碟片塞进车载播放器里,笑得幸灾乐祸。


 


“大哥,《红尘有爱》啊。”



评论

热度(405)

  1. 美人赠我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