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谭赵】(没赶上的)冬至番外

美人赠我糖葫芦:

※是的,这是真爱CP没错(虽然名字取得好随便=。=




赵启平在北京待了三天,守着空气净化器过日子,眼巴巴等西北风来。谭宗明淡定许多,在书房里开视屏会议,书房门开着条缝儿,方便他不时瞄一眼斜在沙发上的赵启平。


早上他送赵启平去机场,雾霾严重航班取消,不到半点钟又把人拉回来。赵启平百无聊赖玩手机,不爽谭宗明老神在在泡茶品茗,问他:“我回不去上海是不是正中你下怀?”谭宗明在氤氲茶气后头微笑:“怎么可能,我是这种幸灾乐祸的人嘛。”


还真是。谭妈妈大前天过生日,七十整寿,人生没有第二回了。谭宗明本来就在北京出差,用不着跑来跑去。赵启平惦记着日子,这回特意请了年假过来祝寿的。


谭妈妈退了休,不愿意再赶热闹,单位派个小伙子给送了贺信和瓜果,谭妈妈还非得给人一口罩,倒送出去一箱梨。生日那天夜里,一家人凑一块儿吃了顿饺子,酸菜、三鲜、鲅鱼的都有,也算提前过了冬至。


第二天老夫妻俩就坐高铁去海南过冬了,留下谭宗明和赵启平两个人在家。临走前谭妈妈还嘱咐:“你们屋里的被褥我都是晒过的,喷喷香,别仗着有地热不好好盖被子,感冒都是这样引起的。”递个眼神过去征求小赵医生的意见:“启平,你看我说的对吧?你多盯着点宗明,他从小就不注意这个。”


一边的程叔适时补充:“宗明工作忙,不过咖啡得少喝,晚上早点睡觉,年轻人折腾太晚不……”话没说完被老伴儿杵了下胳膊:“行了,你管人家睡觉干嘛。”程叔转过弯儿来,清清嗓子假装自己什么也没说。




赵启平本来隔天就要走的,冬至那天下午他还有个会要开,怕赶不上。谭宗明来开冰箱门,展示了一下整整齐齐冻着的两百个饺子,全是谭妈妈交代下来的必须完成的任务。谭妈妈不喜欢家里有外人来来去去,保洁阿姨只定期打扫房子,平时没有做饭的阿姨。雾霾妖氛一起,上外头吃太费劲,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也不好叫人送餐过来,谭宗明和赵启平两个素来远庖厨的没办法自给自足,谭妈妈和程叔就给张罗了许多饺子给他俩当储备粮。


谭宗明一副“你我这情分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吃完这好些”的表情一摆,小赵医生只好妥协,留下来陪他吃了一天的饺子。饺子好吃也耐不住顿顿吃,再说吃多少算够啊,总之小赵医生发誓接下来这个月都别叫他闻见饺子味儿了。


他愤怒质问谭宗明:“你这是要过饺子节吗!”


“这就受不了了?”谭宗明继续往锅里下饺子:“风还有十几个小时就来了,到时候请你吃好的。”


赵启平盘算着再过十几个小时我就回上海了,我要吃汤圆米酒八宝鸭,彻底跟饺子说拜拜。


到底也没拜拜成功。到第三天上赵启平没回成上海,只好又请了一天假。到晚饭的点儿又吃了顿缠缠绵绵永不休的三鲜馅儿饺子。赵启平艰难地咬了一口,搁下筷子说:“不行,我得走。”


谭宗明问他:“去哪儿呀?”


赵启平从兜里掏出口罩:“纪斯最近不是在北京吗?他昨天就问我要不要去他那儿吃涮羊肉,我去蹭一顿,你呢,走不走?”


又是纪斯,这种企图凭借极端天气从内部分化自己和小赵医生的心思简直昭然若揭。谭宗明不满意纪斯和赵启平走得太近,想一想赵启平昨天为了自己羊肉过敏没法吃涮肉的缘故愣是陪着吃了一天的饺子,实在是很委屈他。原本赵启平的口味就不挑,有啥吃啥,这几年虽然给谭宗明惯得舌头金贵不少,还是好吃个火锅烧烤啥的。谭宗明因为自己不吃,赵启平也没怎么起过这年头。如今一提起铜锅涮肉就把小赵医生的馋虫勾出来了,关上门煮肉,想想都美。


谭宗明不能拦着不让人家去吃,总还有点表达委屈的权利:“咱们俩干脆一起外面吃,我知道有家餐厅……”


“我就想吃涮肉,都跟纪斯说好了,那个美国友人也在,我纯粹去当电灯泡的。”赵启平把香油和醋往他面前一推,安慰谭宗明:“老谭别怕,冰箱里还有西红柿,你要不凉拌一下?”


赵启平出门以后,谭宗明真到厨房冰箱里翻出个没坏的西红柿,切了切使糖拌了,吃一口,没西红柿味儿。他现在的心情如同顶尖剑客见到绝世宝刀,有劲儿没处使。


这真是平生尝尽黄金馔,不会做饭也枉然。




感到郁闷的谭宗明决定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发光发热找找自信,非得把安迪和老严都挖出来讨论他最近的几个新想法。安迪没什么过节的自觉,马上进入工作状态;老严和媳妇儿正在你侬我侬包汤圆,被千里之外的谭宗明一个电话强行摁在电脑面前,气得要跟他拆伙。凭着他对谭宗明多年的了解,老谭这家伙轻易不折腾人,一折腾人就说明他心情非常不爽。至于不爽的原因么——明眼人都能猜到。他一边开着视频一边给唯一能救场的那位发消息,那位居然回复他:“吃火锅呢,冬至快乐啊老严。”


一点也不快乐好么!你俩逗我好玩是不是!


 


这一通折腾让谭宗明理清了想法,顺带拓展了几个新思路,总算感觉心里没那么空落落的。他认真考虑了一下这次回去要不要跟着阿姨们学学做菜,就凭他这双手,这个脑子,做菜能拿不下来吗?


赵启平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火锅热气腾腾的味道,忙不迭脱了衣服洗澡,谭宗明早就盥洗完毕在卧室床上等他。




赵启平把袋子放到床头柜上:“给你带了点心,稻香村的,知道你嘴挑,凑活一下吧。”


谭宗明嗯了声:“太晚不吃了,火锅怎么样?”


“还行。”赵启平想到什么,噗嗤笑出来,“你知道吗,纪斯他居然天天吃火锅,脸上今天都快一个礼拜了,吃得那位美国朋友都长溃疡,还问我怎么治。”掀开被子钻进去,果然有阳光的味道。“不过吧,要让我选顿顿吃饺子还是顿顿吃火锅,我肯定选火锅。”


谭宗明问:“那你愿意天天上纪斯那里吃火锅?”


赵启平说:“这问题不成立,我明天就回上海了,哪里来的天天吃?”又想了想:“不过假设的话,我是说假设啊,连吃个三五天火锅倒是没什么问题。”


“小赵医生,你这是典型的‘在东家吃饭上西家睡觉’的做法。”谭宗明把书搁到一边,“让我很伤心啊。”




赵启平明白了他在别扭啥,打心底里同情老严,只是忍不住笑:“没事,等你回上海,东家西家不就是一家了吗?”


谭宗明亲了亲他脸颊:“你自己说的啊。”


赵启平伸出手臂揽住谭宗明脖子:“对,是我说的。红口白牙绝无虚假。不管什么东家西家,我只跟你一个人睡觉,满意了?”


“满意了。”谭宗明严肃地点点头。


 


“小赵医生,下面我要同你困觉了。”



评论

热度(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