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楼诚】【现代AU】普通爱情故事 07

美人赠我糖葫芦:

写完这章以后你们都不能再管我叫清水流啦(感觉自己好丧病啊……


果然我还是喜欢曼丽妹子,临时加戏了hhhh


警告:大概算有肉/微量台丽出没


====================


7、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明台没想到自己还能再碰见计量课上那姑娘。他骑着小绵羊从太阳宫地铁站口那边绕出来,被红灯拦下。空气被冰过,一打一个喷嚏。在连续打了三个喷嚏之后,他直起腰来,抬眼看见对面街上一抹鲜亮红色。街角的红蔷薇。地铁口的人流散开很快,那点红色在灰扑扑人流里特别打眼。


 


一张莹白的小脸转过来。隔得不算远,明台视力又好,把人长相看清楚了。不会吧,又是你啊于曼丽。于曼丽好像没看见他似的,把目光收走了。明台自我安慰,反正她应该不在意,我也不用上去自讨没趣。


 


信号灯变换,明台拧紧车把,小绵羊引擎轰隆隆发动起来。他不承认自己是有心的,绝对是无意那么一瞥,对面过马路的人群里,那抹红色纹丝不动。过了几秒,那抹红色挤成一团蹲了下去。旁边没人停下来。


 


得了,该着我。明台把小绵羊往马路牙子上一扔,趁着最后的绿灯电光火石间蹿到了对面。他俯身问:“没事儿吧?”那团缩在一起的红色回他:“没事儿。”他又问:“那你要去哪儿,我送你一程吧于曼丽。”姑娘猛可抬头,表情惊诧:“怎么是你?”明台学外国人耸了耸肩:“为什么不能是我啊?”伸手扶住她胳膊,“能站起来吗?”


 


于曼丽撑着明台手站起来,原来就白的脸更加煞白了。她脸上还画着浓妆,冷汗一滴妆全花了,眼睛底下两条黑道道。明台想怪不得看你半天不动呢,敢情是疼得。


 


明台把人靠住了,问:“还行吗?要不去医院?”旁边有好奇眼神刷刷飞过来。于曼丽轻声说:“送我回宿舍,快点。”明台问:“你们宿舍有人照顾你吗?”于曼丽摇头。明台说:“还是的呀,那回宿舍有什么用?”他看于曼丽一直捂着小腹,心里明白了七八分。看了看隔不远有家七十一,他把人扶到墙上靠着。“坚持一会儿啊,我马上回来!”


 


于曼丽疼得迷迷糊糊,恨自己怎么今天没有早做准备。演出穿的衣服薄,酒店大堂里暖气不够热,冻一个早上人都快抽抽了。只剩下前几天得罪过的傻小子出手相助。她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冰冷如铁的手里被塞进了一瓶热饮,于曼丽睁开眼睛,看见那小子嘻嘻笑。“瓶盖我拧开了,你先喝点热的。”探手进塑料袋扒拉了一下,拆开一个暖宝宝塞进她怀里。“这个……你自己贴吧。你放心,我转过去帮你挡着。”说着还真转过去了。


 


于曼丽侧身靠在墙角,边往衬衫上贴暖宝宝边想,这人是个大傻子吧。她又看了一眼明台的后脑勺。高高大大的。从他肩膀望出去,是北京冬天难得柔晴的蓝天。她叹了一口气,四肢百骸一点点热起来。


 


“好了,”明台说,“那我转过来了。”于曼丽拿手擦自己脸上的残妆。明台说等等,我买了湿巾。于曼丽接过湿巾,一擦一层黑。妆还是卸不干净,露出两只红彤彤白兔也似的眼睛。


 


明台解释:“我本来还想买芬必得的,不过现在北京买药都得登记身份证,我没带。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看你疼得。”于曼丽有了点力气,坚决摇头。明台笑:“你是小孩啊,还这么怕上医院。”被瞪了一眼后挠挠头,“行吧,那我带你去我哥家,他们肯定有药。再让阿诚哥给你熬点粥,他熬的粥特香,不骗你。”于曼丽还是摇头。明台不管了,躬下身子一下把于曼丽背起来。“你别动啊,怕你摔了。就去我哥家。没啥不好意思的。”


 


于曼丽伏在明台身上,把脸埋进他围巾里,躲开周围人窥探的目光。这围巾还是前几天被她摧残的那一条。这下可欠他一个大人情了,于曼丽想,我可拿什么还呀。


 


明台拦了一辆出租车,把于曼丽扶进去,嘱咐司机开慢点儿,自个儿骑小绵羊在后边跟着。于曼丽倚在后座上,看明台小绵羊忽远忽近出现在车窗外。她缓过劲儿来了,手机响了一声,提醒银行到账。干脆请他出去吃顿饭吧,也算两清。


 


司机瞄一眼后视镜,笑:“姑娘,你男朋友对你挺好啊,这呼呼刮风。”于曼丽说:“他不是我男朋友。”司机愣了愣,说:“哦,那这小伙子肯定想追你呗。”于曼丽说:“不,他就是傻。”司机大笑:“嘿嘿,憨人娶好妻。我当年也这么着追我媳妇儿的。”于曼丽不耐烦接茬儿了,说:“您专心开车吧,前面又堵了。”


 


到小区楼下的时候于曼丽有点犹豫该不该上去。明台拉住她胳膊,上去吧,别拘束。门一开,明诚出来了。明台脸给风冻得像石头,笑起来特难看。“阿诚哥,我这同学身体不太舒服,我带她回家歇歇,你给熬点粥吧,我特别饿。”


 


明诚赶紧把人让进来。明楼也从书房出来,问了问情况。于曼丽挺有礼貌一一打过招呼。明楼说:“那快坐着吧,明台去找床毯子出来。”


 


于曼丽披着毯子坐在沙发上看明家三兄弟为了自己忙来忙去特别不好意思。她有点害怕这种无缘无故就对人好的热情。她人生里缺乏这种经验,得到什么都得拿东西出去换的。要不是腿跟醋泡过似的,她几乎就要落荒而逃。


 


这屋子实在太像个家了,让她特别难受。阳光被窗棱切成一块块小格子落在她脚跟前。棉拖鞋又松又软,小火炉似的热热烘着她的脚。


 


趁着明台把药盒开水送过来,她悄声说:“你还挺懂怎么处理这种事儿的嘛。”明台笑了笑,“因为我家大姐也有这毛病,我们从小练出来的。”于曼丽说:“有哥哥姐姐真好,你挺有福气的。”明台说:“我两个哥哥整天挤兑我。也就是我大姐待我亲。”又滴溜溜盯着姑娘看了一会儿,于曼丽说你干嘛,明台露出笑容:“你其实正常说话还挺可爱的嘛,前几天那么凶。”于曼丽有点脸红,假装去看厨房脚上那盆文竹。


 


明楼和明诚都在厨房里,留两个背影挤挤挨挨。一直到很久以后于曼丽都记得,那天下午他俩做的是百合鸡丝粥。白粥热腾腾烫过食道肠胃,五脏六腑都热起来。她还记得那天明楼提醒明台,吃粥的时候不要发出声音。


 


明楼问她:“你是王天风的学生?”于曼丽点了点头。明台惊讶:“诶,那咱们就是同门了。你不早说。”于曼丽说:“我比你早入门。”明台不信,你明明一张娃娃脸。于曼丽回:“我休学了一年,这学期刚回来上课。”明台嘀咕:“还真是比我早,可叫师姐挺别扭的。”于曼丽终于笑了:“我还不乐意有人叫师姐把我喊老了呢。”


 


本来明诚说再留下吃一顿晚饭。于曼丽说叨扰了两位老师真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明台说那我送你吧。结果拎了一袋子的药和一个保温盒把人送下楼。北风里两人前后脚走着,落叶嘎吱嘎吱响。


 


于曼丽鼓足勇气说了声:“谢谢你啊。”明台听完一愣,笑笑:“诶,都是小事儿。”于曼丽问:“其实我那样对你,你干嘛还来帮我?”明台说:“我姐从小就教我要助人为乐。”又想起了峥嵘往事,自个儿傻笑。“我小时候口袋里老放着十块钱和一包纸巾。我姐说你看到哪个漂亮姐姐有困难了,就上去帮帮她。”


 


于曼丽也笑起来,脸上泛出血气,晚霞般笑意。“你姐是怕你找不到女孩子嘛?”明台嘿嘿笑:“可能吧。不过我长得又不差怎么会没有女孩子要嘛。我大哥一直说她心挺大,要是我小时候给漂亮的拍花子拐走了怎么办?《倚天屠龙记》里说了,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于曼丽眼神黯了一瞬,有些气鼓鼓地反驳:“骗人的又不只是女人。”明台没搞懂她气从何来,只好不说话了。也不好意思再问她今天干嘛要跑到太阳宫那边去,又为什么一个人痛倒在马路边上。他直觉她不会说的。


 


夜里,明楼躺在床上忽然问:“今天那个小姑娘于曼丽不会是明台的小女友吧。”明诚笑:“等你大半天了终于问出来了。我觉得目前还不是。”明楼细数了自家弟弟从十四岁开始的情史,总结概括:“我也觉得不是。那个小姑娘蛮灵的,但不是明台喜欢的类型。他喜欢成熟一点儿,能照顾他的,懂得疼人的。”


 


明诚笑个不停:“你可真了解。大姐快来了啊,你记得让明台收拾得干净点,顺便他那宿舍也得去看看,满地都是猫粮猫罐头的,不能看。”明楼笑:“知道了。明台这小子我当然了解,我看着长大的。”明诚说:“我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呀。把你自己都说老了。”


 


明楼笑了,轻轻在身边人耳畔说:“你,我当然更了解。”明诚问:“那你说我喜欢什么类型的?”明楼说:“我想想,在波兰追你的那个女生长什么样啊?”明诚贴近明楼低声说:“错了。我也喜欢成熟一点儿,能照顾人的那种。”明楼在他头顶上吻了一下,“那明老师你看我算成熟吗?算能照顾人吗?”明诚强忍笑意:“嗯,马马虎虎吧。”


 


他们在黑暗里交换了一个亲吻,感受到彼此皮肤的热度。明楼的手贴在青年劲瘦的腰身上,吻了吻他左肩的伤疤。“还会疼吗?”明楼问。明诚摇头,“早不疼了,都多少年了。”伤疤像颗小小的勋章别在青年的肩头。当时大概挺惊险,事后想起来反而好笑。四五个人带刀夹棍堵在他和明楼跟前的时候,他是怎么脑子一热就替明楼挨了那一下的呢。他自己也说不清。他记得那几个人身上都刺龙画虎,他被刺中瞬间想的居然是:你们这老虎画得太丑了。


 


明楼又吻了一下那个疤痕。砰。明诚的心被牵着跳了一下。明楼说:“你出神了。”明诚在明楼眼皮上还了一吻。“我刚才想到件挺搞笑的事情。”明楼从上而下拂过明诚脊背,带点命令口吻:“不准瞎想。现在这里只有我。”明诚无声笑,咬了咬明楼耳朵:“我就是在想你啊。”


 


明楼说:“我哪有什么搞笑的事情?”明诚说:“有啊,多了去了。”他抬腿侧过身子,蹭到明楼腿间。“要是明教授不着急,我现在就一桩桩说也行。”明楼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待会儿你要是还有力气,再当睡前故事说吧。”


 


明诚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点儿的姿势躺下。明楼伸手去摸床头。套子的感觉不太对……上次的已经用完了?明诚懒洋洋说:“我在置物柜那里翻出来的,最近没有时间去买。”他突然伸手勾住了明楼手臂,带得明楼一晃。明楼匆忙稳住身形,两只手撑在明诚耳侧。


 


明诚眼里闪烁笑意:“明教授,你怎么变得慢慢吞吞的?”明楼低低开口,带一点点气音:“你可不要试图挑衅我。”明诚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嘘——现在请你把我带到你的船上吧。”


 


于是波浪欣欣然翻动。令人眩晕的节奏。明诚觉得自己真像荒岛上的流浪者,海天茫茫,眼前是一片空白。灼热日光如白银倾泻下来,填满他身体每处缝隙。慢慢地,视线里驶过来一艘小船。他不由自主伸出了手。


 


一只干净修长的手回应了他的呼救。那艘船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可以钻进他体内航行。


 


再一次被吻住的时候,他不客气地吻了回去。


 


“加油啊,我的船长先生。”



评论

热度(1294)

  1. 良心很烫的大爷美人赠我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