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楼诚】【现代AU】普通爱情故事 10

美人赠我糖葫芦:

首先声明:我对梁朝伟是真爱!文里那句是我基友赞助的,不关我事儿(躲


嘿嘿大家来猜电影呀,虽然猜到也没奖(。


警告:风镜出没!风镜出没!风镜出没!


===========分割线==============


10、要回忆起我必须再一遍




明镜白天没事儿在家看电影。碟是明台的,说是一门校选课的任务,回来要写影评。他坐在玄关穿鞋,回头跟明镜说,大姐,你先帮我看着,完了告诉我情节大纲啊。明镜想说他两句,一溜烟跑出门了。


 


遮光窗帘一拉,打开投影仪,明楼和明诚俩把电视柜这块儿改成了音影区,效果不错。电影节奏缓慢,是个文艺片。明镜想起来自己看过。雨中的百合花和踩在榻榻米上的莹白脚趾。


 


一个人的时间如此稀薄而安定。明镜以前也算是个电影爱好者,电影放映会也常参加,有段时间坚持两天看一部电影。后来这爱好就淡了,主要也是忙,家里收藏的碟片基本束之高阁。从前恨不得一天看上两部,现在看一部还刷刷手机三不五时按下暂停键。


 


电影里男女还在暗流汹涌,明镜边做事边听,刷了刷邮件股票。茶几上恰好摆了一瓶百合花,她凑过去嗅了嗅。久远的记忆随着气味悄悄潜入。银幕上三千代正在偷喝花瓶里的水,代助如一抹温柔的影子从她背后走出来。


 


原来是他!明镜恍然大悟,随后不断质疑自己的记忆。那天她和明诚半路遇见的王老师她果真是见过的吗?那双眼睛……不过当时黑灯瞎火的,她也不敢肯定。他好像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袖口卷起来。不对,那时候也快入冬了吧,怎么可能只穿一件衬衫呢。


 


那时候她也像现在来北京看上大学的明楼,明诚和明台跟着。三兄弟出去晃荡,她自己个儿在校园里随意看看。有个小阶梯教室外边贴了张海报,里面正在放电影。明镜走进去拣个位子坐下,其实就是拿教学的投影仪放碟片。片子挺闷,一个戴厚眼镜的男生坐在讲台上,底下人来凑个热闹之后走得七七八八。明镜对松田优作素有好感,也就一气看了下去。彼时她因为事业不得不和男友分手,被这电影牵动情肠,生出往者不可追的惆怅,回过神来竟然已经掉了眼泪。翻手包才发现手帕塞给明台了。


 


她旁边白色的人影动了动,递过来一包纸巾。明镜迟疑片刻接了,轻声道谢,转过眼去看那人。那人也在看她,视线对上,那人把脸转开了。明镜就记得荧荧光里那人的眼睛十分精彩,黑白分明。很年轻,看起来和明楼倒是一样年纪。


 


电影结束。戴眼镜的男生关掉投影仪。明镜再次道谢,起身要走。那人也站起来,清瘦挺拔。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台阶走上去。那人突然出声,你喜欢男主角吗?明镜微微怔忡,笑,优作啊?当然喜欢。他比十个梁朝伟加起来还迷人。


 


之后一路无话。台阶那么短,几步就到了头。明镜到门口想说些什么,那人站在半壁灯光下,影影绰绰,好像说了句什么。明镜现在想起来,他说的应该是不用谢。


 


回忆真是件挺恼人的事情。明镜想,光我一人回忆起来了,人家肯定早就忘了。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她看着窗上结的雾,下了决心,下次见面跟人家道个谢,她可不乐意欠着人家。


 


结果第二天她就有了还人恩情的机会。在医院停车坪那儿看见王天风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王天风独自站在停车坪的出口,也没有要动的意思,偶尔抬头看几眼住院大楼。


 


明镜整了整头发,过去打个招呼。您是王老师吧?您好,我是明镜,明楼的姐姐。王天风看着她,嘴角拉得平平,不说话。明镜心想,我不会真认错了吧,这人以前感觉不是这样啊。


 


王天风终于嗯了一声。你好,我是王天风。每个字念得清清楚楚。明镜笑,王老师……应该不记得我了吧?王天风说,记得,前几天见过面。明镜说,其实以前也见过一面。


 


王天风心里自动纠错。不,是两面。而且是印象截然相反的两面。他没吱声,等着明镜说下去。


 


可偏偏明镜自己把这茬儿揭过去了,只说我欠过王老师一个人情呐。王天风说,我不记得了,你不用还。明镜心想,总不能还一包纸巾回去。她问,王老师开车来的?王天风说,不是。加了句,我马上就走了。明镜说,那正好,您去哪儿我送您一程,算是把这人情还了。


 


王天风无奈了,明家的人大概是专门来克他的吧。他板了一张脸,说,不用。明镜把车门开了,来吧,您坐上来。


 


王天风报了个地名,在车上闭目养神不说话。明镜问,王老师怎么到医院去了?王天风心说,还不是怪你弟弟昨天来办公室旁敲侧击嘛。他反问,明董事长又为什么要到医院去?明镜回,我两个弟弟的导师余老教授住院了,我过来看看。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他俩都还在医院里。


 


王天风埋在座椅里,明镜单方面和他聊天,说着说着就绕到了明台身上。对内明镜不怎么夸明楼,挑的毛病不少;对外明镜是很得意这三个弟弟的,恨不得全天下都夸句好。王天风避开这球,另起话头说了句,其实令弟明台是我的学生。明镜又惊又喜,真的?明台这孩子啊心思散漫,王老师带他吃力吧。


 


还好,明台很聪明。我喜欢聪明人。


 


明镜笑,那还得麻烦王老师多费心。该骂骂,不碍事,这孩子心大。


 


年轻时候谁都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好像干什么都急急忙忙,又好像毫不在意就可以虚掷大把光阴。明台就处在这样的年纪上,未来岁月还长,那么多条路可以走,他反而一屁股坐下来不走了,任由时间这么荒着。青春的圣餐不是谁都能领到的,王天风有时候就想,于曼丽要是能和明台一样放松点心态多好。可人和人之间各自成迷宫,他自己年轻时候过得也糊涂,经验完全不具有参考性,没法给女孩儿阿里阿德涅的线团。


 


车子开过书店,橱窗上张贴《编舟记》的海报,以示新书到店。明镜感慨,松田优作的儿子都三十多岁了吧,真快啊。王天风问,你还喜欢他?话一出口就后悔,该把“还”字去了。明镜倒是没有察觉,点头,是啊,他真是迷人。


 


王天风接了一句,和梁朝伟比呢?


 


明镜一笑,大概五个梁朝伟加起来那么帅吧。


 


王天风心想,不是十个吗?明镜定定看了王天风一眼,笑得眉目弯弯,你想什么可瞒不住我。


 


那当然是因为梁朝伟越来越迷人了嘛!


 


王天风转过去看窗外风景。他知道她想起来了。可那又怎么样呢。窗玻璃上印着明镜开车的侧影,和当年在那间黑漆漆教室里看起来没两样。实际上却什么都变了。


 


那时候血气方刚,受不得不公。他站在办公室里梗着脖子和教授对峙,真是一辈子都不愿回忆起来的尴尬姿态。要问他现在后悔吗,他不后悔。但要是有选择,他肯定不会再像十几年前那样做了。一切都乱哄哄的,他像个大写的笑话钉在办公室里。周围聚满了人,或好奇或愤慨或鄙夷。


 


他背身站着,听见后面清朗女声响起,带一点点南方口音。这有什么好吵的,余教授,您就再争取一个名额,钱我们明家可以出,设个奖学金也行。然后他听见明楼叹了口气,大姐,这里没您的事情。阿诚,陪大姐出去。


 


他转过身,看见了夹在人群里的她。


 


她微微皱着眉头,还没来得及看见自己,就被身旁的少年揽着送出了门。


 


他终于知道了她是谁,雨里的百合落了地。


 


明镜问,王老师赶时间吗,要不我开快点?


 


王天风隔了半晌说,不用,看看风景,挺好。


 


明诚在楼上看见王天风上了自家的车,担心,大姐和他一起真的不要紧吗?明楼成竹在胸,不要紧,大姐不记得我俩之间的恩怨,王天风心气高,绝不会主动说,估计这一路能把他憋死。明诚笑,大姐还是厉害。不过没想到王天风还真来了。明楼松了松领带,昨天差点打起来。要不是余老师想见他,我能进他办公室吗?明诚又担心,他这次没上来,以后还会来吗?明楼说,谁知道呢。


 


回到病房里,余老师放了书摘下眼镜,问,怎么打个水去了那么久。明楼晃了晃手里袋子,老师,给您买了点水果。明诚接过袋子拣了个苹果出来,老师,我给您削皮。余老师笑,都坐下,你们呀真是有心了。还有明镜女士,非常了不起。明楼说,姐姐常说要来看看您呢。余老师说,我也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姐姐能教出这么两个好弟弟。这不,见到了就明白了。一家子芝兰玉树。


 


明楼说,老师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们上课都到您家里去,师母就给我们做红烧肉吃。那是我一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红烧肉。余老师说,记得记得,你师母呀就这个菜做得好,秘方不外传,我还笑她不把金针度与人呢。这下好了,她一走,这菜我就再吃不着了。想了想又补充,这么说也不对,她特别喜欢天风,这菜单说给他听了。


 


明楼和明诚互看一眼。余老师说,天风这孩子就是太傲气了。当年我是想留他再做个大项目,出国的事情不急。国外那个方向正好又和你比较搭,才想着就让你去。没想到他气成那样,我呢,也放不下面子。活了七十多岁,人这回事儿我还真没弄明白过。


 


明诚把苹果切成小块放到盘子里递给老人。明楼说,您别想多了,这本就不管您的事儿。余老师摇头,叹了口气。明楼握了握老人的手,您不是想吃红烧肉吗,等您出院,我保证让您吃到。


 


余老师笑,可别骗我老头。


 


明楼笑,我什么时候骗过您了?


 


从医院出来,车被明镜开走了,两人搭地铁回去。


 


明诚说,你刚才信誓旦旦说要让老师吃上红烧肉,准备怎么办呀?


 


明楼说,那还不简单,打一架呗,逼着王天风做。


 


明诚说,你能耐。


 


明楼笑,放心吧,他既然今天能来,到时候肯定自发自觉地奉上这道菜,你信不信?当初就他红烧肉吃最多,现在不得还回来啊。


 


明诚思索了片刻,严肃地问,师母是不是真的不外传秘方啊。


 


明楼点头,是有这么一说。


 


明诚问,那王天风有可能说吗?


 


明楼说,就他那驴脾气,估计也不会说。


 


明诚说,那你俩赶紧打一架,他要是输了必须把秘方说出来。我馋那红烧肉好久了。当然你输了的话,咱们家从今以后都只能吃大姐做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明氏红烧肉”了,你看着办。


 


明楼笑骂,你个小没良心的,以后可别再一个劲儿往我碗里夹红烧肉了听到没有!



评论

热度(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