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楼诚】【现代AU】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03

美人赠我糖葫芦:

上一章更完大家纷纷表示要给我看帝都照片。


我只想说:快私信我!我想念北京的暖气!和树!和烤冷面!和酸菜馅儿饺子!


以及,这章是为了弥补一下《猫》的遗憾嘿嘿。


===========这是分割线==============




3、酒神降临在校医院




星期四夜里火锅做得了,明台没回来。明诚打电话问,那头声音乱糟糟的,明台火急火燎要挂电话:“对,阿诚哥,我还在学校里,嗯,有点事情,你和大哥不用等我了。”明诚看一眼明楼,拔掉了电火锅插头。明楼起身取下大衣往手上一搭,“走吧,去看看这小子搞什么。”


 


天黑得早,黄昏的和平气象转瞬即逝。天桥底下一溜儿灯亮过去,到处是公交车特有的引擎声。进了校门口,保卫亭那片围着一堆人。明诚眼尖,一眼瞧见了中间那高个子是自家弟弟。


 


明台情绪挺激动,跟他对面的中年女人和矮个子男人争辩着什么。明楼和明诚走得近点儿,拉了个围观的学生问情况。围观的来了精神,指着人群中央的几个焦点人物噼里啪啦一通解说。


 


“那女的想把狄奥尼索斯给扔了,我们不同意,来堵她呢。”


 


“……狄奥尼索斯是谁?”


 


“诶,看见了么,就是那个男生抱着的猫呀。我们管它叫狄奥尼索斯,一直都呆在女生宿舍楼底下。好像是有个女生特别怕猫,不敢进门,就把自己妈妈叫过来了。这事儿还上了学校BBS热门的,吵得可厉害,翻了几十页。”


 


明楼再一看,果然明台怀里有个脑袋探来探去。明诚说,劝劝吧。明楼点点头,挤进人群里。保安认得他,喊一声明老师。明台脸是红的,半是冻的半是气的,看见大哥来,闭嘴不说话了。


 


明楼清了清嗓子。“我是这学校的老师,我姓明。不知道这里什么情况,谁能和我说说?”明台和女人互相一指对方:“让她(他)说!”明楼也不生气,看了当事双方几眼,走过去抱起了明台怀里那只大白猫。白猫憨胖,皮毛顺滑,看来女生们喂得挺用心。左耳缺了一小块,一直弓着背,是受惊没回过神来。


 


明楼摸了摸猫,低下头说:“狄奥尼索斯对吧?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喝醉了?”周围学生都笑。女人轻嗤:“脏死了。”明楼看了看猫,说:“不脏啊,挺干净的,要不您摸摸?”女人退了半步,语气嫌恶:“别抱过来!你们有没有人管呀,这猫把我女儿吓得都不敢出宿舍门了,再这样下去我要找校长投诉的!”一旁的明台呛她:“好啊,你去啊,顺便说说你把它装麻袋准备人道毁灭的事情呗。”女人说:“去就去,你以为我不敢呀!”


 


明楼截断了两人话头,转向明台:“好了,现在开始你不准说话。”明台还挺委屈。明楼彬彬有礼地对女人保证:“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肯定会处理的,保证不会影响到令爱的学习和生活。这只猫嘛,就交给我来处理,您看行不行?”明台的“不”字还没出口就被明诚捂住了嘴巴。他竖了一根食指压在唇上:“别说话,听你大哥的。”


 


女人狐疑地看了看明楼,教授派头还挺能唬住人的。放缓了语气:“你能保证吗?我女儿被这帮人在网上骂呢,心理压力可大了。要不说网上都是一群暴民呢!”这话围观群众就不爱听了,怎么您这一竿子伸得挺长,隔壁船都让您给打翻了呀?


 


明楼笑笑:“我还能骗您吗?”又凑近了低声说,“您还是快决定吧。学生们就爱管这种事情,拖久了他们在网上一曝光,您面子上也不好看对不对?”女人扫了一圈围观的学生,确实有不少拿着手机的,赶紧把大衣领子竖起来挡住脸。“行。猫交给你,但一定不能让它再在我闺女面前出现!”给矮个子男人使了个眼色,两人低头从人群中雄赳赳气昂昂挤出去了。


 


明台不满:“大哥,就这样啊?”明楼的脸色暗了:“那你想怎么样,真到校长办公室理论理论?”明台撇了撇嘴,大哥生气了还是少招惹为妙。明诚面对人群拍了拍手:“挺冷的,大家都散了吧。谢谢大家了。”


 


可是这猫到底怎么办呢?明楼和明诚跟在抱着猫的明台身后,听这个弟弟一直不停跟白猫说话。


 


“笨蛋,被抓住了吧,该。谁让你平时没节操谁来都给摸呢?我看看,爪子破了,我先带你去校医院。诶,别动,刚才木钝钝,现在活泛过来了你。”


 


明楼低声骂了一句:“这傻小子。”明诚提醒他,你大衣上都是猫毛了现在。明楼遂咬牙切齿摘了一路猫毛。明诚幸灾乐祸,这就是膈应别人的代价呀明老师。明楼弹了一下他额头,回去把你大衣贡献一件出来。明诚捂住脑门,这又关我什么事情呀。


 


校医院倒是还开着。外科有人值班,一个女护士在读杂志。明台凑上去特别热情地打了个招呼:“程小姐你在呀,苏医生呢?”程锦云把杂志一合,上下一打量明台和明台怀里的猫。“我阿姨去培训了。说吧,又怎么了?”明台笑嘻嘻把白猫往前一送:“就是它。狄奥尼索斯。小家伙爪子破了。苏医生上次配的消毒水还有吗?你帮它擦擦。”程锦云翻了一下眼睛,“同学,我这里是校医院,治人的。治猫的,您出门右拐三条街就到了。”明台还是笑嘻嘻:“这不是着急吗?”程锦云不为所动。明台趴在她耳朵边儿说悄悄话:“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不把你准备辞职进杂志社的事情告诉苏医生。”


 


程静云气得牙痒痒,也不知道上辈子倒了多大的霉自己偷摸在杂志社实习被这小子撞上了。说起来不是多大的事儿,但她从小是阿姨带大的,也乖乖听话当了个护士。她是不爱这份职业,可就这么着把工作辞了阿姨肯定会伤心。能瞒多久是多久吧。她哗啦一声推开椅子。行了,坐那儿去,我去隔壁办公室找找药水。


 


明楼找了洗手液洗手。明台说,大哥,其实晚上我是事出有因,不是存心找人吵架的。明楼说,我没不让你吵架,关键吵架你也得吵赢呀,嘴真笨。明诚偷偷笑。明台嘀咕,在家里我肯定是争不过你和阿诚哥啦,也不敢跟大姐吵,根本没有实战经验啊。明楼按开水龙头,和经验没有关系,关键是逻辑,你吵架没逻辑懂吗?明台吐了吐舌头,悄悄跟猫说,就你最有逻辑。明楼又问,那你说的“事出有因”是什么“因”?明台说,其实我是学校小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所以必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明楼打上洗手液,说,我发现我还低估你了。明台嘿嘿笑,大哥你是不是更了解我了?有没有更喜欢你这个弟弟了?明楼把手伸进水流冲掉泡沫,你说可能吗?我真是越了解你越想揍你。明诚在一旁搭腔,算了吧你可不敢,小心大姐找你算账。


 


明台傻兮兮笑。还好,我们明家这生态系统真是太平衡了。


 


白猫的伤口处理完了之后一直窝在明台怀里睡觉。明诚问,你打算把它弄到哪里啊。明台顺顺猫,今天晚上现在我们宿舍凑活一夜,明天送到我认识的一个朋友那里去,他救助了不少流浪动物,专业的。程锦云问,又送黎叔那儿?明台点头。明楼问黎叔是谁。明台打马虎眼,反正就是一个忘年交,我有时候过去帮他照料一下他那些小家伙。那里满院子都是猫,跟地里长出来似的。


 


明台是被两个哥哥保驾护航送到宿舍楼下的,这待遇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没有了,那之前明楼和明诚一起来校门口接他,他都嫌不好意思。


 


“怎么办,火锅吃不着了。”明诚故意逗明台。


 


明台想起这茬儿,耷眉耷眼:“你不说还好,说了我就饿了!”


 


明诚笑,扬扬手机。“你吵架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饿呢。放心吧,我给你点了外卖,待会儿自己下来拿,留的你电话。”明台笑得见牙不见眼,“阿诚哥,我手不方便,快过来给我个拥抱!”


 


明楼在弟弟脑门上毫不留情拍了一记,“算了吧你。回去记得洗澡。我这一身衣服算是让你给毁了。”明台咧了嘴,“大哥你那么有钱不要小气嘛!我上去啦……对了,我楼上屯了好多猫粮,社团那边放不下,我们宿舍也没地方下脚,你俩帮我搬点回家去呗。”


 


结果就是两个人各提了三袋猫粮回家。


 


明楼换了换胳膊,说,这小子简直太胡闹了。明诚说,胡闹你也拿他没办法。明楼抱怨,还不是大姐给惯坏了,要是跟你一样一直在我身边学能这样吗?


 


明诚隔了半晌,说,我觉得明台这样没什么不好,挺自由的,想干什么干什么,年轻不就是这点好处嘛。




明楼抬了抬眉毛,看明诚一眼,你是感觉我太严厉了?




明诚说,你自己瞎联想的,我可没说。不过吧,有时候生气起来真像个暴君。记得吧,小时候明台偷用你的钢笔被你骂哭过。




明楼想了想,我怎么没印象?诶,原来你心里一直对我挺不满是吧。


 


明诚不说话。后来明楼也不说话了。下了天桥,路灯照得槐树又白又冷。黑漆漆巷子里飘来烤冷面和麻辣烫的香味。


 


明诚的声音在黑暗里轻飘飘的浮起来。他说,我没对你不满。要是换个人带我,我可能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吧。好坏这种东西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挺喜欢现在的自己,所以也不会对你有不满。我觉得你把我带得挺好的,连博士都毕业了。


 


“真的?”


 


“真的。”


 


“那把袋子换到右手去。”明楼突然出声。


 


明诚疑惑这是要干什么,到底乖乖把袋子换了过去。然后,他空出来的手就被牵住了。


 


明楼的手真热。他说:“不许放开啊。”


 


明诚无声笑:“好的,明老师,我知道了。”



评论

热度(1244)

  1. 良心很烫的大爷美人赠我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