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楼诚】【现代AU】普通爱情故事 09

美人赠我糖葫芦:

你们以为我今晚不更了吗哈哈哈哈




其实原本真的想出去浪一下,被堤坝上的风给我吹回来了(。




想10章完结的……估计又得拖一两章……给我自己跪了




警告:婆婆妈妈韩剧流




=======分割线=======




9、 酒不醉人人自醉








周末两天明家三个男人陪着明镜去逛北京城。其实来来去去就那几个地方。故宫人多,挤挤挨挨走马观花。明镜边走边看,说,我第一次来可没那么多人,爸妈牵我在门口照了张相。那时候路还宽敞呢,现在怎么感觉变窄了。明台搭腔,我小时候还觉得姐你特别高呢,现在不也比你高了嘛。明镜笑捶他一下,你添什么乱。




 




故宫出来直接上了景山。苍烟落照,紫禁城披上了辉煌面纱。明镜感慨,真好看啊,你们三个有空就该来多爬爬山。明楼说,还是天气好的缘故,姐姐的面子大。明台说,大哥,你这马屁可拍得比我响。明镜啐小弟,瞎说什么煞风景的话。阿诚,快快,趁着夕阳正好多拍几张,我带回去洗出来。




 




过了周末一家子人都有活干。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明镜不要人陪,我也是要去见几个朋友办事情,你们不用管我,去吧。北京一日三变,明镜这几年都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匆匆来去,一打眼,首都面貌几乎陌生。朋友派了人来接,车在二环上绕来绕去,两侧高楼如山林立。没有沙尘和雾霾的北京有股昂扬劲儿,明镜一路上没干别的,就随意看看。她小半辈子过得太拼太忙,操心完这个操心那个,难得有这样悠闲的时候,得好好看看弟弟们生活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




 




下午她回来得早,在小区门口摊子上买了菜,到家开火做饭。卖菜的是一对夫妻,爱唠,看她眼生聊起来。您哪儿人啊?上海,哦,上海好地方啊。家里头有人在北京吧,三个弟弟啊,那不老少。姓明啊,日月明。嘿,那我认识。明老师嘛,大明老师和小明老师,我们这么叫的,嘿嘿。常来,一块儿的。买点西红柿啦、青菜啦、莴笋啦,还有大白菜,冬储的,您瞅瞅,水灵不水灵?小明老师特别会挑,要不说南方人耐性子,比比整整的,挑菜挑出艺术感来了都。诶,这个豆角您看您再来半斤?




 




择菜叶子的空儿明镜想,是时候给明诚张罗一门亲事了。明楼她不指望,和汪曼春还不清不楚呢,想想就心烦。明台呢,年纪还轻,从小桃花运不差,她也不担心。就是明诚不上不下,这么多年女朋友影儿没见着一个,明台说好像在外国谈过。那能“好像”吗?我们家阿诚的模样、人品、能耐,哪样不是出类拔萃,找什么样儿的女孩不行?她是雷厉风行的主,放了菜叶直接在微信群里问谁家有姑娘合适,给我二弟征个友。在一片求真相的呼声中推送了一张明诚的照片。群里立马炸开,大家搞起了征友竞赛。明镜刷开几百条新消息,被一张姑娘的照片拦住了目光。清秀娴静,还是个老师,挺好。




 




晚上吃完饭,明镜说我有点撑,得下去散散步。明台放了碗筷说姐我陪你。明镜把剩下的红烧狮子头移到他面前。你吃你的,吃完和你大哥一起洗碗。明楼哦了一声。阿诚啊,你陪我去转转。明诚喝掉最后一碗汤,行,大姐,我收拾收拾。起身的时候被明楼拉了衣袖,穿暖和点,把大姐的披肩也带上,晚上风冷。




 




天上一枚金黄的月亮,缺半边。刚从夜色里捞出来似的,透新鲜。明诚挽着明镜在小区道上转悠,见人打招呼。到了健身区那块儿,一辆小小自行车冲出来差点撞到两人。车上的是两姐弟,姐姐上小学的样子,字正腔圆说对不起。弟弟一双圆圆眼睛。藏在姐姐背后小声说,咱们快走吧,姐。




 




明镜说,这还有点像我和你大哥小时候。明诚说,我光看过大哥小时候的照片。明镜说,别看他现在这样,他小时候可调皮,上树下河什么都来。那时候隔壁住了个外国人,天天和他们家小孩打架,把人家漂亮的外国娃娃弄得鼻涕眼泪的。明诚掩嘴笑,那是挺皮。明镜接着说,人家找上门就躲我身后,他知道我护着他,气得爸爸要拿拖鞋敲他。明诚就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被父亲追着上蹿下跳的模样,可怎么都觉得这画面主角该是明台而不是明楼。




 




后来啊,他就不躲我身后了。明镜笑笑,什么事情他都站在最前面。爸爸知道了该是很高兴的。明诚揽了揽她肩头。明镜叹口气,我说这个干什么。重又笑起来,阿诚啊,你跟姐姐交交心,现在有情况吗?明诚从下楼开始就等着呢,果然正题来了。他低头笑,没有呢大姐,现在也挺忙。




 




明镜不赞同,都是借口。人家那么多大学老师呢,也不都跟你一样单身呀。机会出现了一定要把握。大姐也认识不少好姑娘,能帮你一起挑挑。掏出手机点开相册,看看,这个姑娘,上海人,长得像年轻时候的吉永小百合吧。




 




明诚看了一眼,嗯,有点。把手机还给明镜。




 




明镜说,又敷衍我。你好歹给个标准吧,姐也好帮你找。




 




明诚回,其实没什么标准,人好就行。




 




明镜说,你们这种说没什么标准的就是标准最高的。




 




明诚紧了紧明镜的披肩,笑,大姐,我真不着急,您也别替我急了嘛。明镜拍拍明诚搭在她肩上的手。傻瓜,我不替你急谁替你急啊。北京这边压力也挺大的,身边要有个知冷热的人。




 




其实,我和大哥住一起也挺好的,跟在家一样。




 




能是一回事吗,傻弟弟。




 




明诚突然停下脚步,拖住明镜的手。大姐,大不了我不结婚了陪你一辈子。




 




明镜霍地把手抽出来,肃声,瞎三话四做啥。我是没有嫁人运道,耽误了,你们兄弟三个千万不能再耽误,听见了吧。




 




明诚安抚她,我晓得了,阿姐。顿了顿,又说,我同阿姐讲真,我有欢喜的人。




 




明镜眼睛刷拉一亮,刚才不早说!哪家姑娘?我认识吧?




 




明诚重新挽起明镜的手,两人走走荡荡。小孩子笑笑闹闹跑过去,空气温柔。








明诚说,大姐,我不说是因为我晓得我和人家在一起是不可能的。明镜疑惑,怎么就不可能了,你条件这么好,咱们明家也不差。明诚说,大姐,我俩在一起人家是要说闲话的。明镜说,讲啥闲话,有啥闲话好讲啦。是不是人家姑娘名花有主……她停住了脚,阿诚,有主的花可不好采哦。明诚笑,大姐想多了。只是我们两个人真不好在一起的,在一起也不好说出来。他叹口气,目光沉沉。世上的事总不可能都称心如意的。




 




明镜握紧了明诚的手,安慰弟弟。我晓得,我晓得。你这个孩子从小话闷肚皮头,姐姐夜里听你说心里事情总归是高兴。凡事不要闷在心里头瞎想,不能跟你大哥说的就来告诉我好吧。这种事情急也急不来,你愿意寻姐姐帮忙,姐姐一定尽力帮你。




 




明诚问,万一到时候大姐生气呢?




 




明镜说,你有想担责任照顾一世的人,我欢喜也来不及,生什么气?又摸明诚耳朵,冷了吧,我们回去,有商有量。




 




明诚按住柔柔拂过他耳边的手,应了声,哎。




 




明楼送明台回学校,夜里进房间,意外发现分居了好几天的明诚就靠在窗台上。




 




明诚转过身,手上还托着半盏葡萄酒。




 




明楼说,怎么喝上酒了。明诚亮了一下酒杯,刚才和大姐喝了点,她挺开心,去睡了。明楼说,大姐找你出去不只是散步吧。明诚歪头笑了笑,当然不是,我还接受了爱的教育。




 




明楼双手按在窗台上,圈住明诚。大姐给你介绍对象了吧?明诚问,你怎么知道的。明楼笑笑,不无得意,这点都猜不到还配做大哥嘛。




 




其实当初我在明台这岁数,她都快把半个上海翻过来给我寻摸对象了。




 




明诚倚在窗台上,眼中波光流转。我和大姐说,我有心上人了。




 




明楼凑近了点,两人鼻尖碰鼻尖,能听见对方呼吸。嗯,然后呢。




 




明诚挑了挑眉毛,然后啊,我说我陷入一段禁忌之恋苦不堪言备受折磨,大姐心疼我呢就不逼我了。还说要多跟她谈谈心,她能帮我。现在于心有愧啊我。




 




明楼笑笑,瞎说。




 




明诚说,你不信就算了,也没逼你信。




 




明楼看了眼酒杯里晃荡的酒液。这开的是我收藏的那瓶吧。




 




明诚说,不然呢。




 




明楼说,小败家,这瓶贵着呢,你随随便便给我开了。




 




明诚说,主要是给大姐,我是蹭了这么一点。怎么,你有意见和大姐说去。




 




明楼吃瘪,你厉害。那剩下的给我。俯身低头去探酒杯边缘。




 




明诚赶紧把酒杯转移,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倒了倒杯子,不好意思,没了。




 




下一秒,明楼猛地吻住了他的唇瓣。








一个绵长的吻。








明诚的背抵在玻璃上。窗外灯火繁盛,悉数映入明楼眼中。




 




分开的时候明诚只剩呼哧喘气的份儿,回过神来赶紧从明楼手臂底下逃开。抬手擦了擦嘴唇,嚯,这酒根本也没来得及咽下去。




 




明楼笑起来,眼尾弯上去。怎么,还来吗?




 




明诚摆手,速度移动到门外。




 




不敢不敢。大哥晚安。




 




关门的时候捎带说了一句:那个,大哥……其实你那瓶香槟我们也喝掉了!





评论

热度(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