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嚼牡丹的是谁呀

陛下管吃不管被撩,那请问管陪睡不来😏😏😏

蔚山沉没:

warning:胡扯八道,动物保护者慎入。


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叫蔺晨的美姿仪踹手骑驴过金陵,柳叶红尘,烟雨飘摇。


来的时候是海棠花和玫瑰盛开的日子,他斜插着几朵,笑着横秋波。


出发的时候是三月,走走停停已五月,蔺先生的毛驴也愈发精壮威风起来。


他是来找梁国皇帝的,陛下励精图治的同时,妄图挑战他完美的行医记录,想向死了的麒麟才子看齐。


关于梅长苏这个特例,他已尽了医者所能尽 ,友人所能及,既然那没良心的满足了,他也就功德圆满了。


但小皇帝不一样,好好的武将底子,又没筋骨寸断命不久矣,燮理阴阳这种事,皇帝和大夫同理,不能急于一时,徐徐图之才是正理。


人笨就要学会广开纳谏,之前拒之不见,发什么水牛脾气。


“面圣也披头散发,金陵五月,蔺先生不觉热么?”看起来精神头好着呢。


“琅琊阁不在梁国境内,阁内诸子不听朝廷号令,您这个圣未免虚了些。”蔺晨笑眯眯,“热呀,就同您戴冕旒披朝服捂得生痱子一般。”


“……大胆”陛下干瞪眼,此刻热得中衣尽湿,偏巧白衣翩翩显得格外清凉的蔺晨就牵着青驴站在他的寝殿外,任由驴子啃咬新送来的姚黄魏紫牡丹花。


“你是怎么把驴子牵进来的?”抓到了重点,陛下横眉立目,作势要拔天子剑。


“太后娘娘万福。”蔺晨轻轻嗤了一下,心情格外舒朗。


“……见过倒骑黄牛进京的,也见过骑大宛马炫耀的,你这公子哥是要唱哪出?”陛下也不称先生了,你来我去的,有点气急败坏乱找茬的意思。


“扮什么扮,我这寻着了年龄肉质都顶好的驴子,骑过来练得油膘适宜,是要请您吃顿驴肉火烧的。”


“……”陛下扭头进殿,袖子甩得义无反顾。


蔺晨突然手痒痒,想要抓住衣角,学着佳丽哭诉臣妾冤枉呀,他被自己吓得一哆嗦。


“驴吃了你怎么回去。”陛下态度坚决。


“那就不回去啦。”蔺晨笑着凑了上来。


……………………………………………………………………………………………………


蔺先生一个经天纬地之才,到了跟前只管胡诌吃喝,正经事有人谈去,他跟萧景琰诤什么,矫情。


陛下管吃不管被撩。


……………………………………………………………………………………………………


因为陛下的不解风情,蔺公子偷了陛下最心爱的一匹良驹招摇过街,依旧被馆阁里掷出来的花儿朵儿砸得眼波荡漾。


盗马前他评估过这匹颀颈窄头宽胸肌的马儿,好马,是值得陛下八百里奔袭直取他性命的级别。


人嘛,有借有还,再见不难呀。


还是要顾忌几分太后娘娘的人情的。


……………………………………………………………………………………………………………


至于那只驴子,由于是琅琊阁主亲手牵来拴在廊下,皇帝陛下吩咐养着待宰的身份,已经被御花园总管太监和小厨房厨子不知暗自唾骂了几百回。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