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凌李】abo的朋友你们好吗

如此矜持的abo

穆穆不惊左右:

摸鱼,abo世界的李熏然和普通世界的李熏然互穿。




01


 


李熏然有点懵,坐在床上,头发乱糟糟。


床头柜的抽屉被拉开,里面同样被翻得乱七八糟。


——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抑制剂。


他踹了一脚身边睡着的男人:“老凌,你又扔我的抑制剂!”


 


在遇见凌远之前,李熏然的发情期一向是靠一针又一针的抑制剂慢慢熬过来的。


后来他认识了凌远,被迫普及了大量AO的两性健康知识。


“长期大量使用抑制剂对omega的身体伤害很大”,这句话凌远对他念叨过很多次。


而凌远偏偏又是一名医生,这方面没有一点妥协的余地。


几乎是李熏然搬来和他同居的当天,就被从行李箱夹层里收缴了一大盒抑制剂,毫不留情通通没收。


可是,作为一名优秀的当代好刑警,李熏然同志绝不能放任自己有被发情期控制的可能。


依旧背着凌远私藏了不少抑制剂。


他们就在我藏——我找——通通没收——我再去买的循环往复中,进行着激烈又让人眼瞎的家庭斗争。


 


李熏然声音不大,旁边睡眠一向不深的男人倒是醒了,很顺手地揽了小警察的腰。


男人似乎还没太睡醒,声音有些沙哑:“说什么?”


“我的抑制剂呢?”李熏然伸手又扒拉了两下底朝天的抽屉。


“什么剂?”


“抑制剂,你是不是给我扔了?”


凌远似乎清醒了不少,坐起来,看了看被李熏然翻得一团乱的抽屉,又问了一遍:“你找什么?”


表情正常,语气认真,显然没在开玩笑。


两个人进行了严肃的对视,最后凌远轻轻拍了拍他的左脸:“是不是没睡醒,大早上说什么呢。”




李熏然怔了怔,从床头摸过手机,成功地用指纹解了锁。


他在搜索栏郑重地打下:ABO。


点击,搜索。


【千度知道】请问同人文中的ABO设定是什么意思?求科普。


【网友交流区】姑娘们来说说你们看到过最奇葩的信息素味道,昨天晚上看了一篇攻是麻婆豆腐味的,给老娘恶心坏了。


【投票】ABO还是向哨?走过路过投一票,看看哪种设定更能打。


李熏然小心翼翼刷新了一遍首页,没变,还是这些话题。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李熏然是一位警察先生。


警察先生察觉到自己穿越了。


从一个名为ABO的世界,穿越到了普通世界。


可想而知,这个普通世界里的警察先生,作为穿越对象,应该去到了他的ABO世界。


 


02


 


穿过去的李熏然也有些崩溃。


凌远今天太不正常。


 


早上起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


凌远先是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后颈:“好像不烫了,这次发情期怎么比平时短?”


语气似乎很意外。


李熏然没听懂,裹着被子翻了个身,从喉咙里哼出两声,对被扰了清梦表示抗议。


鉴于李熏然偷用抑制剂的累累前科,凌远拉开床边的抽屉看了一眼:“没背着我偷用抑制剂吧?”




抽屉里还真被发现了几只小玻璃瓶装着的透明药剂。


“你又买,说过多少次,这些东西对你的身体没有一点好处。”


凌远三两下从抽屉里摸出所有赃物,在李熏然额头上敲了一下:“这些我给你扔了。”


李熏然被唠叨的一头雾水,拥着被子坐起来:“你说买什么?”


凌远把手里的小玻璃瓶通通扔进床边的垃圾桶:“你还问我?”


“什么玩意。”


李熏然莫名其妙,弯腰打算从垃圾桶里把东西摸出来研究一下。


奈何毫不留情被凌远半途捏住手腕塞进被子里。


“再说一次,抑制剂不行,诱发剂也不行,对你的身体都没有好处。”


凌远最后在他眼前晃了晃被没收的赃物,然后拎走了半满不满的垃圾袋。


李熏然目送凌院长出了卧室,听着拖鞋的方向似乎是准备下楼准备早餐。


摇着头醒了醒神。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发迹?


李熏然摸了摸自己的发迹……


应该不是说这个吧。


 


趁凌远穿着睡衣在厨房煎火腿煮牛奶的功夫,李熏然用手机搜了搜。


他先搜索了“发情期”。


跳出来几万页的搜索,最上面的几条简直直白得辣灵魂。


【求助】啊啊啊啊啊发情期赶上男朋友重感冒,闻不到!我要直接去勾引他吗!


【广告君误入】有跟我一样发情期不调的朋友吗?求推荐好的O科医生啊急急急急急。


【AO那些事】发情期用了XX牌的抑制剂,一点用也没有啊,有朋友说说用户体验吗?


【萌宠百科】一直以为我家狗是Beta,结果居然让隔壁家的O狗怀小狗崽了!


……


翻了几页的新闻和八卦,李熏然很快从中提炼出了新的关键词,A、O、Beta。


都是些什么东西?


李熏然输入新的关键词,继续他的搜索大业。


五分钟后。


李熏然觉得心里的F5键快被摁到报废,三观的网页刷新到崩溃。


他终于基本掌握了这个奇妙的世界观。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一炮解千愁的世界。一炮解不了,那就很多炮。


听起来很爽,还隐隐有些腰疼。


他看了介绍,AO特有的发情期普遍三天起发,这么做真没事?身体素质都这么好?


李熏然揉了揉腰。


 


按理说,既然是abo,总该有信息素才对。


李熏然拎起自己身上的睡衣闻了闻,隐约闻到一股米饭味,闻起来水分刚好,软硬适中。


这味道虽然不够高雅有品位,好在实用价值高,饿的时候可以自己发情闻一闻。


那凌远的呢?


李熏然看了看刚才被凌远脱下、现在整整齐齐叠在床头的睡衣,拿过来,打算闻了闻。




也就是他刚刚凑到鼻尖的功夫,卧室门开了,凌远来叫他吃早饭。


门才推开,就看见警察先生捧着他刚换下的睡衣往鼻尖送。


两人面面相觑看了片刻。


李熏然很想放下睡衣。


可根据他刚才短暂的学习经验来看,这个世界的人似乎都十分简单粗暴,隔三差五就要为不受控的发情期滚到一起,一滚滚三天……


李熏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


在刑警先生的观念里,这样的设定实在是过于开放。


如果不是确实见识到了,他甚至要怀疑这是小姑娘们幻想出来满足她们奇异爱好的世界。


 


凌远果真并不意外。


快步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后颈的腺体:“怎么了?发情期还没过去?”


“不……不是。”


“不舒服和我说,要不要今天不去上班了?”


“上!”


 


我不能和你在家连滚三天床单!


 


03


 


作为一名优秀的警务人员,需要具备临危不惧处乱不惊等优秀品质。


李熏然亦然。


同样,一名优秀的警务人员,诚实可靠对人民负责也是必不可少的。


李熏然亦然。


所以他在早餐桌上向凌远坦白了。




凌院长慢慢地吹着茶水面上漂着的茶叶,听他说话。


这点倒是和李熏然认识的那个alpha凌院长很像,早起一杯淡茶,顺手会给李熏然温一杯牛奶。


 


“说完了?”


“嗯。”


“你说的那个abo世界,确定不是指血型?”


“……”


凌远放下茶杯,思考了片刻,神色凝重如过往许多次李熏然偷藏抑制剂被发现。


半晌,院长说话了:“你先吃饭吧。”


“什么?”


“他最近胃不太好,专门熬的粥,你先帮他喝点。”


李熏然幡然醒悟,自己现在占着凌远家那位警察先生的身体。


无论如何要保证对方的身体活蹦乱跳才好。


公平交易,希望低配李熏然在那边也吃好喝好。




凌远似乎对这个所谓的abo设定很感兴趣,去客厅茶几上拿了手机,操作不算灵活的开始搜索。


过了一会,他走回餐厅,李熏然已经喝完了粥,正在和扒在碗沿的几颗小虾仁作斗争。


“你,可以怀孕?”


“准确地说,是所有的omega可以怀孕。”


“那你是?”


“omega。”


“那你?”凌远扫了一眼年轻人宽大睡衣遮盖下的小腹。


“没怀过!”


 


想到如果自己和李熏然在另一个世界里有个孩子,也未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肉墩墩圆乎乎,不管像谁都是好看的。


他们两个讨论过这个问题,反正也不会真的有孩子,聊聊开心。


像凌远这事被李熏然无情驳回。


“不能像你,小孩本来头就大,像你还能看吗?”


李熏然在面前比划了一个脸盆大的圆:“头要这么大?”


 


04


 


那边的李熏然没来得及主动坦白,就被凌远抓了现行。


 


凌远在厨房洗碗,李熏然去门口翻了翻垃圾袋,找回那几支抑制剂研究了半天。


玻璃瓶小巧精致,上面没有任何标签,使用说明自然也没有。


按道理来说,他现在占着omega李熏然的身体,随时有再发情的危险。


他觉得还是给自己补一针来得安全。


毕竟脸再像,眼前的老凌也不是他的老凌,要是真发起来……


可是这玩意怎么用?


比起十几岁开始就能眉头也不皱给自己胳膊上扎一针的omega李熏然来说,普通配置的李熏然拿着针头在自己的胳膊上比划了半天,都没找到下针的地方。


在警察先生终于沉着冷静闭上眼睛准备一针到位的时候,凌远刚好洗完碗出来。


不出意外地看见李熏然同志蹲在门边,对着垃圾袋,双目紧闭一脸的大义凛然。


 


凌远二话不说没收了李熏然的抑制剂。


 


在遇到凌院长以前,李熏然风风光光的单身了二十几年,活得比大多数alpha还要猛,给自己扎抑制剂和吃糖豆没什么区别。


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最初为此闹过一些不愉快。


但滥用抑制剂是原则问题,凌远不可能助O为虐。


最终李熏然还是妥协了。


他终于发现,睡一觉比起扎一针来说好处要多得多,可以促进感情,见效时间快,没有抗药性,提了裤子就能走人。


主要是睡觉真的很实惠。


特别省钱。


现如今无良商家的抑制剂可真是越卖越贵。


 


凌远说:“你不是李熏然。”


李熏然有点懵,手里还捏着那支小巧的玻璃药瓶,睫毛猛忽闪了两下,试图用沉默掩饰尴尬。


未果。


凌远在旁边的沙发上抱臂看他:“李熏然给自己打抑制剂的动作我看过很多次。”


一针扎下去,稳准狠,毫不留情。


“来,和我说说。”


“说什么?”


“你把然然搞哪去了?”


这个问题,我家老凌肯定也很想问你家那个李熏然。


 


事情终于说清楚了,虽然前因后果并不明白,但abo世界的存在本来就够反科学了。


偶尔穿个越,可能也不算什么吧。


李熏然坐在沙发上自我安慰。


凌远从医药箱里翻出一包冲剂:“有缓和发情的效果,刺激小,喝一点。”


一个成年的omega,是危险的。


一个刚刚脱离发情的成年omega,尤其危险。


随时可能受到外界刺激,一不留神又重新进入发情期。


但是现在,身体还是自己omega的身体,里面揣着个别人家宝贝的馅,这要是一不小心又发回去了……


凌远对着这个李熏然是下不去手的。


 


李熏然喝完药,客厅的挂钟转到了八点。


“我去洗个澡,等会去上班。”


虽然李熏然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昨天晚上搞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但考虑到他们世界观下许多暧昧粗暴想一想就很不正规的设定,他觉得洗个澡实在是很有必要。


李熏然走到浴室门口,被凌远叫住了:“等等。”


“怎么了?”


“我给你洗。”


李熏然想了想,才绕过来这个弯。


这是人家omega的身体,让别人看了多不好。


希望老凌也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可是……两个人明明长得一样,我也不稀罕看啊。


看了二十多年早就看腻了。




李熏然很拘谨地把毛巾递给凌远,闭了眼睛大方地躺进浴缸。


“慢慢洗,别客气,都是你的。”




一个澡洗得很纠结。


身体的冲动不受控制,精神的理智百般抗拒。


凌远觉得十分痛苦。


 


05


 


凌远准备送李熏然去上班。


李熏然还在翻家里那个巨大的医药箱:“我真的不用带一针抑制剂去?”


凌远无奈:“这个世界没有抑制剂。”


omega李熏然还是不太能相信。


怎么会有一个世界,没有发情期,没有抑制剂,没有诱发剂,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一点也不刺激。


你们的人生不会太枯燥了一些吗?


他在车上这么问凌远。


凌远扶着方向盘等红灯,想了想,说:“不会,只是谈个恋爱没你们那么方便。”


“也是。”


李熏然给凌远讲了他在abo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无良商家是怎样把诱发剂混在抑制剂里卖,他又是如何一针打错浑身发热,打车去医院,最后腿一软栽在凌远面前。


凌院长坐怀不乱,面无表情抱起来就走。


同样是初遇在医院,普通世界的凌远和李熏然花了三个月表白,六个月同居,九个月滚上床。


感情的进度条拉得极慢,像是节奏缓慢的文艺爱情电影。


AO之间的爱情就是这样的简单粗暴不需要道理,酣畅尽兴淋漓尽致。


找到合适的信息素就可以无忧无虑的托付终生。


唯一的缺点大概是他们不喜欢带Beta玩。


 


李熏然回忆完那个信息素汹涌的初遇,盯着早高峰堵到一动不动的车流感慨:“我觉得我对老凌是一见钟情。”


“确定不是信息素作祟?”


“不会,他当时看我虽然没什么表情,可是眼神……”


李熏然认真措辞,可惜并没有想出来贴切的描述:“就是,嗯,眼神不会骗人。”


“那,确定他的眼神不是因为信息素作祟?”


李熏然思考片刻,觉得这个凌远说的很有道理。


信息素劈头盖脸糊了一脸,哪个alpha看omega估计都是那个眼神。


如狼似虎,一招毙命。




所以他到底是爱米饭还是爱我?


 


06


 


后来他们换回去了。


 


Omega先生李熏然依然每天忧思难忘。


所以凌远当初其实是爱上了我米饭味的信息素?


某天凌远在厨房切菜的时候,李熏然叼着根冰棍晃进了厨房。


“老凌。”


“怎么了?”凌远头也不回:“锅里炖的汤,火关一下。”


李熏然关了火,又晃到凌远身后:“老凌,我问你个事,你坦白从宽。”


“你说——这些拿去洗一下。”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吧?”


李熏然心不在焉冲着水灵灵的小水芹:“你当时……”


“我感冒。”


“啊?”


“那天我感冒,闻不到。”


 


谁说abo不能有真爱来着?






(可能会删)

评论

热度(1409)

  1. 看文专用小马甲脑洞大开的地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