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东凯】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138

你值得被你爱的一切爱。

whatwillfermiparadoxsay:

刀 rps慎


别关注我了吧…


----------------------------------------


祝福


  婚礼彩排的前一天,他一整晚睡不着觉,跟天花板大眼瞪小眼。到了化妆的地方,见到他师哥的之后,反倒安安心心打了个盹儿。


  繁忙又琐碎的一天。


  “你看你,把自己整成这样子,”他师哥给他按按肩膀,“以前不是说不搞婚礼,旅行结婚就行了?”


  他盒盒盒盒地拍拍他师哥的手:“以前还说出国领证呢。”




  他刚进大学的时候就听说过他师哥。


  他师哥也不知道从谁那听说过他。


  两个都是大龄新生,没来由地生出了一点儿惺惺相惜之情。


  在迎新晚会上见面的时候,他恭恭敬敬地伸出手,不料被人一把拽走了。他师哥骑着哈雷,带他狂奔在北京的深夜里。


  因为拍戏,他师哥不常在北京。俩人从写信联系,到BP机,到电话,到短信,到微信。


  “有些话却不能当面说,你尽管嘲笑我吧。我希望你功成名就,又希望你一无所有。希望你出人头地,又希望你平淡如水。希望你爱得轰轰烈烈,又希望你不受伤害。希望你事事圆满,又希望你有一些值得铭记的遗憾。希望你体验最好的人生,又希望你尝透时间百态。


  我这么矛盾。


  我爱你,王凯。等我回来。”


  这是他收到的第一封信。


  到现在,都被折成小小的方块,用防水的小封口袋装好,放在钱包里。


  


  他住进他哥的公寓里,刚去的那几天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溺死。


  无所事事的漫长暑假,日光泛滥且不知耻。整个房间里只有彼此的味道,冲撞厮杀又甘之如饴地包容接纳。


  他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跨越那道鸿沟,直到他们接了同一部戏。


  在剧组的日子美好得像梦一样。他们第一次有整整几个月的时间待在一起。他们什么也不说,但是谁也无法插足。


  “你说那个年代,兴不兴伴郎这种事?”他趴在他哥的身上,懒懒地问。


  “你说明楼?”


  “我说明诚。要是有一天,大姐让他结婚,你说明楼是不是伴郎?”


  他哥仿佛听了一个笑话,笑得褶子都出来了:“你真以为明楼和明诚可以和别的人结婚?”




  他熬出了头。


  他哥把他抱得很紧。




  后来他忙得天旋地转,好多事情一回头来,已经记不清了。


  就像他不记得他们是冬天还是夏天分的手,就像他不记得那句“担得了苦享不了福”是他说的还是他听见的。


  他们还是每天联系,除了在荒漠在深山的日子。没联系的时候,就写一封信。见面的时候交给对方。古老得不像样。


  靳东看到一封信里写着,我下下个月结婚,的时候,以为这是一个玩笑。


  


  靳东穿着王凯的助理寄过去的西服,走出了化妆间。


  这两个月他们没有联系,他只知道穿着合适的衣服来到指定的地点。


  他看见王凯了。


  那人挂着黑眼圈,对着镜子打呵欠。




  证婚人站在中间。


  靳东抢在前面说了话。


  “王凯,我希望你功成名就,希望你出人头地,希望你爱得轰轰烈烈,希望你事事圆满,希望你体验最好的人生。”


  十几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跟他说。他把戒指递到王凯手上。


  王凯笑着点点头,微微倾身,戴在新娘的无名指上。


  头纱刚好被海风吹起,靳东被细沙迷了眼。






  几年后。


  开学第一天,靳东去接小孩放学。他牵着自家小孩刚要走,瞥到了另一个笑得乖巧的孩子。小孩说,那是今年刚转学来的新同学。


  “是不是姓王?”他问。


  “哇,爸爸好厉害!”




  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双眼睛,长得像王凯。


  他曾经吻过。




TBC  




一切都怪你们的维木向东太太


曾经有一对认识的人,不算朋友。她们没能结婚,做了彼此的伴娘。想到这个的时候我总是很难过。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