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辛巳年轶事》6 上

啊啊啊啊啊孟韦,我们家小少爷才不可能这么可爱

李有为:

#努力给大哥加戏
#结果就爆字数了所以分成两章
——


6.人间小团圆(上)



江阴是年年落雪的,只是从来存不住,一年里至多一两天,能见到瓦上堆白。


“咱们来的真巧啊。”


明诚用手接起一片雪花,看着那些白色的冰晶在手心里融化。


“不是咱们来的巧,”明楼握下他的手,揣进还余有热气的衣兜里,说,“是孟韦。”


“嗯?”明诚问,见他不语,便屈起手指挠他的手心,“快说。”


明楼收拢手掌,像小心擒着一只乱动的小雀,管教似的攥了攥,又无奈地松开。


他看了明诚一眼,坦白道:“孟韦跟我说,有人从东方的天空过来了。他问我怎么才能阻止,我就说‘除非下一场雪’。可是——”


明楼停了一下,伸手拂去挂在明诚眉稍上的一颗冰晶,才继续讲。


“可是他又问我‘雪是什么’,我展示了一点给他看,结果他却跟我说,他见过那个东西,只是不知道那就叫雪,”讲到这里,明楼忽然轻轻笑了一声,“多可爱……你小时候也老爱问我那样的问题。”


明诚若有所思,抿着下唇,“大哥都记得,我却差点要全忘了。”


“你那时候太小了,”明楼宽慰道,语气很轻松,“全忘了才好,我倒希望你全忘了,”


明诚微微怔了一下,好一会儿,忽然笑了:“那可不成……”


“我也要都记着。”


明诚这么说,声音微微发颤。


“从小时起,记到大,记到老,记到我死——”


“瞎说什么呢?”明楼猛地停下脚步,转身把他拉到跟前,“你真要记,就从那时候开始记。”


“什么时候?”


明诚问。


“在巴黎的时候。”


明楼侧过头,吻了那只红通通的鼻尖。


落雪无声。







“真是小东西下的雪?”


站在那栋房子的院墙外,明诚忽然问。


“不确定,”明楼摊手道,同时把臂弯里快滑下去的小孩往上托了托,“他只是告诉我他可以试试,然后瞪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天,结果,就下雪了。”


明诚有些惊奇,他转到明楼背后,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起方孟韦来。


小男孩的脸白白嫩嫩,酣睡出两团柔软的红,小嘴微微张开,露出几颗小得简直不可思议的牙齿。


“如果真是的话……”鬼使神差,明诚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方孟韦的脸,这软绵绵的触感勾痛了明诚心里的一根隐弦,痛便再冷不起来,“难怪累睡着了,可怜的小东西……”


“他有名字,”明楼无奈地笑笑,纠正道,“他叫孟韦,方孟韦。”


“好吧,”明诚耸耸肩,把那个确实很美的名字在齿间翻了一遍,“方孟韦……”


被连续点名的小孩子在梦里颤了颤,迷迷蒙蒙掀了掀眼,终于醒了。


方孟韦睁眼第一个看到的竟然是明诚,而且这么近,立刻被吓坏了。


“嘤——”


他小小地惊叫了一声,把小脑袋扎进明楼怀里。


明楼劝说哄骗,百般担保,他才肯抬起头了。但只要明诚一靠近,他就不停发抖,紧紧抱住明楼的脖子,大有随时哭破天的架势。


明诚抱着手臂看了一会儿,忽然凑近。方孟韦仰起小身板拼命后退,并躲到了明楼的另一边肩头去,瞪着一对又怒又怕的圆眸。


明诚忽然觉得有趣,也跟过去,他又躲到另一边。如此几番,方孟韦被明诚结结实实逗了个痛快。


小男孩憋出两泡眼泪和一脑门儿汗


“叔叔……”他摇晃明楼的脖子,声音细弱,像一只受惊过度的猫崽,“你叫……叫那个哥哥别过来了,好不好?”


两个大人哈哈大笑。


“等等——”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你会说话?”


“你叫我什么?”










“好了好了,不许闹了。”


明楼喝止了滚作一团的两只,费了点劲儿,才把小的从大的腿上起下来。


“孟韦,去敲门。”


但方孟韦对他新得到的漂亮朋友依依不舍,不肯挪步。
事实证明,只要明诚愿意,他比任何人都要容易得到孩子的好感和信赖。这样完全不讲道理的依恋,和明诚以前同他的动物朋友们打交道时的情况十分相似。


或许这同自己的天赋有关?明诚蹲下来,将手放在方孟韦的后颈,同他额头相贴。


万物有灵,一切有灵者,受吾之命,即是吾友……


没用。明诚放开方孟韦,看向明楼。


明楼轻轻摇了摇头,然后重复了一遍: “孟韦,去敲门。”


方孟韦瘪瘪嘴,他一手攥着明诚的手指,一手举起一堆散开的绳结。


“不可以跟叔叔玩这个,”他说,“要等我回来。”


“好,”明诚满口应下,斜了一眼明楼,“咱们不带他玩儿。”


方孟韦得了承诺,噔噔噔朝那栋房子的大门跑去。
明楼悄无声息地凑过去,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明诚的背。等明诚转过来看他,他才哼了一声。


“白眼儿狼。”


他朝房子的方向抬抬下巴。


“小白眼儿狼。”










方孟韦成功完成任务,门打开了,里面站着一个女人。女人先是察看了一下左右的情况,而后才发现面前的孩子,便蹲下来,把头发拢到耳后,问他。


明诚瞧清楚了女人的脸,心猛地跳了一下,直觉有什么正呼之欲出,不加思索迈步出去。


脚步还未落下,明楼就拉住他。明诚回过头来,明楼轻轻摇着头,神色竟有几分祈求。


明诚心中一震,全明白了。


任何苦衷在此时都是苍白无力,至少在这件事上,任何人都无法不去愧疚。


他轻轻挣开明楼,走向那栋房子。明楼怔在原地,半晌,跟上了他。


“你家大人呢……”


方孟韦对陌生的女人闭不开口,看到明诚走到身边,便躲到他腿后。


明诚垂下手,轻着孩子软软的发顶,扯出一个笑容:“苏医生……”


被唤作医生的女人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良久,她似是确认了,垂下湿润的双睫,抬起苍白的手捂住自己的嘴。


明诚往前走了一步,像要扶她。


“苏医生,我——!”


他伸在半空的双手猛地顿住,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瞳孔针缩,连呼吸也没有了。


明诚空睁着一双眼,无意识向后退,不料在台阶上踩落了空,脚下一软,往外跌去。但迎接他的不是满地冰雪,而是一双稳稳的手臂接住。明诚倚靠那手臂里,无措地转过头。


是明楼。


“大哥……!”


明楼揽紧了他,又摇了摇头,动作很轻,可态度却很坚决。


明诚心里一酸,忍住了眼底的热意,提起一口气,重新看过去。


女医生叹了口气,让开更多位置——一个男孩儿抬起小脸,他本抱着女医生的腿,女医生抽身后他就没了倚靠,举着两只小手,无措地看向大人们。


“姐姐……”


他被两个陌生人看得有些怯,本能地冲朝夕相处的女医生张开手。


这一声呼唤叫明诚失了神。


女医生干咳了一声,尽力笑了笑,想缓和这诡异的气氛。


“哦,那里也有一个小朋友,”女医生蹲下来,对那孩子指指明诚腿后,“瞧。”


方孟韦给点了名,退后两步,脑袋撞在明楼手心里,他抬头看了明楼一眼,明楼摸了摸他的头。他又望了明诚一眼,但明诚一点不理他,直愣愣地不知道在看什么。
“去吧。”


明楼叹了一口气,轻轻推了一推黯然神伤的小孩子。


方孟韦犹豫了一下,向前挪动了两步。


“你好呀!”


对面的男孩已经飞快地适应好了情形,挣脱大人扑过来,热情至极地拥抱他的新朋友。


“我叫明台,你叫什么?”








TBC


#你们的明·小天使·台正式上线#

评论(1)

热度(33)

  1. 良心很烫的大爷李四毛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孟韦,我们家小少爷才不可能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