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蔺靖】不能笑

有些人,笑也笑不得,哭也哭不得。

穆穆不惊左右:

一个很喜欢的设定,又写了一次。




01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老天帝一口气生了七个孩子,一连串,跟糖葫芦上串着的红果子似的。


最后一个红果子叫萧景琰。


他家老七打娘胎里就带出来一种奇怪的毛病。


小时候,萧景琰一哭就下雨,一笑就大太阳。


 


为了很好地控制各地降雨量,蔺晨今天又在逗小皇子。


“景琰,金陵旱了几个月,你哭一下好不好?”


萧景琰脸定得平平的,不说话,娘亲说了,男子汉哪能说哭就哭。


可蔺晨总有千八百种方法逗弄七皇子。


最终萧景琰还是因为蔺晨一句“你娘将来给你说个白胖子当媳妇”,嘴一撇,吓哭了。


蔺晨抱着小皇子就往金陵上方飞:“你憋着,还没到金陵,现在不能哭!”


奈何那时候蔺晨自己也才是一个半吊子小神仙,飞也飞不灵光,还没到金陵,萧景琰就忍不住给别的地方下了场大雨。


而那地界几天前才因为萧景琰掉的几滴眼泪,忙着治理水患。


 


这事后来被老天帝发现,罚萧景琰关在自己房里抄功课一百遍。


小皇子并不能认识许多字,只能抄些最简单的,低着头,认真极了。


蔺晨坐他对面,看小神仙一笔一划仔细抄书:“你可别委屈,再哭又要下雨,你爹发现了你还要再抄一百遍。”


萧景琰咬着嘴巴没说话,字也写得凶巴巴。


“你快快抄,过几日你爹忘了这事,我带你去琅琊喂鸽子。”


“真的呀?”萧景琰抬头看他。


“当然是真的,我不骗你。”


蔺晨发现这小皇子隐约有要笑的意思,又忙着伸手捂他的嘴。


“不能笑,你笑起来停不住,底下要闹旱灾。”


其实蔺晨也不知道静娘娘生这娃娃的时候是怎么搞得,无论喜怒哀乐都要淋漓尽致。


笑起来头顶的太阳能挂上几个时辰,哭起来人间立马涝一片。


偏巧生在个喜怒哀乐都会影响人间众生疾苦的位置上。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他敢哭上一下,人间就是连着几天的暴雨。


 


这娃娃真可怜。


蔺晨摸摸他的头。


 


02


 


当皇子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太快乐的事情。


哭也不能随意哭,笑也不能随便笑。


萧景琰笑了就大太阳,眉毛一皱乌云阵阵,一滴眼泪阴雨绵绵,哭狠了立马倾盆大雨。


可是这个年纪的小皇子,哪里控制得住自己。


蔺晨想出了新办法。


抱着他窝进被子里,让他偷偷哭,或者偷偷笑。


两个人裹在被子里,叽叽喳喳说上几句话,被子上面偷偷飘过来一朵小乌云。


这是萧景琰为今天宫宴上被林家小少爷抢走的那块榛子酥,闹的别扭。


乌云飘了一阵,又开始下雨。


这是萧景琰为今天他五哥欺负他受的委屈。


他五哥可不是什么好人,聪明,但是做小神仙时就透着股狠劲。


蔺晨想,丁点大就知道欺负弟弟,等萧景琰长大了,早晚干掉他。


雨下了一阵,蔺晨里里外外被浇了个湿透,头顶那片云里突然打了一声响雷。


一声刚过去,又响了一声。


蔺晨赶紧把萧景琰从怀里挖出来。


“怎么,哭打嗝了?”


蔺晨手忙脚乱:“我给你拍拍背?”


 


03


 


其他神仙常把萧景琰当天气预报看。


“哎,你去看看萧家那个老七今天心情好不好,我想下凡转一圈,要下雨我就不去了。”


“你怕什么?他要哭你逗逗他不就笑了,那么大的小娃娃他懂什么。”


 


蔺晨也逗过他。


虽然萧景琰他爹胖乎乎圆脸蛋,但萧景琰倒是长得好,是他爹这一串红果子里最好看的一个。


恐怕多是从静妃哪里继承来的。


小娃娃嘛,长得可爱总难免被人多逗一逗。


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就是在几天前。


不知道他那个天帝爹第几万岁的生辰宴,萧景琰手里抱了个大寿桃,板着脸,挤在人堆里看小仙子跳祝寿舞。


静妃教育他,去看姐姐跳舞可以,你可不能笑,也不能哭。


今天是爹爹的生辰,你哭坏了要挨罚的。


 


蔺晨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小神仙,看穿着似乎还是个皇子。


他惹猫逗狗的爱好小时候便初现端倪,伸手就去抢萧景琰的寿桃。


抢了还要跑,萧景琰跟在他后面,要他还过来。


后来两个人跑累了,坐在南天门的台阶上,萧景琰吃寿桃,蔺晨问他:“当皇子有意思吗?”


萧景琰不知道,他觉得罢了,没什么特别好的,也没什么特别不好的。


“我便觉得不好,一点不自在。”蔺晨那时候看起来也就是十几岁小公子的样子,说起话来倒是一套又一套。


“什么是,不自在?”


天帝的儿子不需要知道什么叫自在。


“就是,我将来可以娶喜欢的美人,你便不行。”蔺晨翘着腿坐在台阶上:“你爹要你娶个白胖子,你就必须娶,娶了天天欺负你。”


萧景琰寿桃不要吃了,眼眶一红是要哭的意思。


蔺晨添油加醋,在旁边又着重讲了讲那媳妇的模样,又要如何欺负他,萧景琰终于还是哭了。


拽着蔺晨的袖子说他不要娶胖媳妇。


那一日他哭坏了他爹的寿辰,天帝酒喝着喝着头顶就乌云阵阵。


跳着舞的小仙女被从头到脚浇了个湿透。


老天帝勃然大怒,罚他家七小子关房间里好好反思。




蔺晨才知道自己惹了天上地下最惹不得的老萧家七小子。


不是惹不起,而是惹不得。


 


原来这世上天生有人笑也不能笑,哭也不能哭。


第二天,他带着宝贝鸽子去敲七皇子的窗户。


萧景琰踩在小凳子上,把窗户推开一条缝,看到他,又看到鸽子。


“哎,你不要笑!”


蔺晨看萧景琰眼角眉梢隐约有划开笑意的意思,伸手去捂他嘴巴。


 


天帝的生辰宴办了七天,结束了,蔺晨便跟着老阁主回了琅琊山。


 


04


 


后来,大家都说萧家那个小七是顶无趣的一个人。


 


平日里板着一张脸,是个周到稳妥但又极难亲近的人。


好在他在天帝那一串儿子里也不算出类拔萃,并没有人上赶着巴结他,因此不需要去看这位的脸色。


远在琅琊山的蔺晨对此说法嗤之以鼻。


他觉得萧景琰心里有山有水,不显山不露水罢了。


他敢这么说,因为几千几万年前,他也是见过这些山水的。


 


蔺晨这时候是琅琊阁主,早不是当年那个半吊子小神仙。


虽然没娶个美人,但神仙日子过得确实自在。


蔺晨本来是只鸽子精,修为了得飞升成了一介散仙,散仙的日常十分散漫,有事没事就跑人间看美人去了。


他发觉都没萧景琰好看。


他其实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萧家七小子了,那记忆也模糊,记得他穿着绣了龙纹的小袍子,坐在南天门的台阶上啃寿桃。


上一次见面,还是蔺晨四处晃悠,路过某处蛮荒之地,头顶本来好端端明晃晃的大月亮,突然就被乌云盖住了。


他在那片地方找了找,找到了靖王驻扎在此地的军队。


现在的萧景琰是靖王殿下,据说很能打仗,哪里荒凉就往哪里去。


蔺晨觉得这个爹当得很不地道,那么多儿子呢,怎么就逮着一个老实的下狠劲欺负。


那一日萧景琰是知道了朝堂中最近出的几件事,一个人看兵书,被蔺阁主惦记了许多年的一张脸板得没什么温度。


被寻上门来。


蔺晨说:“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要哭,我抱你躲在被子里。”


萧景琰琢磨了一下这句话。


没搞明白重点在哪里,是本王小时候爱哭,还是你抱着本王躲在被子里。


不过,不论哪种萧景琰都不乐意承认。


 


看吧,现在连山水也不给他看了。


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么一张脸,想笑的时候就该笑,哭也不该拦着他,真性情最好看。


对着外人每天板着,浪费。


 


05


 


蔺晨后来看到天色不好,就时常颠颠地跑去靖王府上看一看。


靖王府上没人,他就四处找,哪里打仗去哪里找。


他觉得自己以前编的那些美人榜都是扯淡。


应该撕了烧掉,全部重写。


蔺晨盘算着,以后再排美人榜,第一到第十,都要写萧景琰。


特别的大公无私。


小娃娃小时候眉毛都淡,萧景琰眼睛又圆又亮,看起来便很可爱。


谁知道这么些年过去,生出一双又浓又黑的眉毛,如今再看便英挺了许多,可看那个眼睛又是一如当年。


靖王殿下之绝色,不仅在皮,也不仅在骨,还在其永远油盐不进的倔脾气,在他偶尔露出与当初无二的真挚,仿佛天光初破,心里那点山山水水又露出一点影子来。


蔺晨在心里这么吹了一波,默默然将之归于情人眼里出榜首。


 


其实蔺晨在仙界的名气相当响亮。


认真说起来,大概不比这个不近人情的靖王殿下小。


坊间传闻的蔺阁主相当完美,年少有为又有算尽天下的本事,据说长得还很好看!


多少小仙子小仙女晚上不睡觉,猫在被子里偷看以蔺晨为原型的话本子,并为书中的公子牵肠挂肚。


蔺晨与别的神仙不同,他一点不稀罕自己这些完美,一点架子没有,看到漂亮姑娘能喊着“美人”流氓似的追出十条街区。


年少有为,他偏敢虚度光阴,一天天四处乱晃,为左邻右舍的美人操尽了心。


有算尽天下的本事,他偏不算,权谋斗争不是很感兴趣,窝在琅琊山里专心养鸽子,养肥了好给美人送信。


 


自己快活就好。


他最近觉得不太好,因为不甚快活。


萧景琰不肯对他笑了。


彼时的蔺晨沉迷山水,蹲在东海边喂海龟,对着活了许多年的老海龟念叨。


“萧景琰可是傻了?笑也不笑的。”


 


06


 


萧景琰隐约记得许多年前,因为蔺晨逗自己,才两百岁的小皇子哭坏了天帝的寿宴。


被罚在寝宫里关了好久。


第二天早上蔺晨带鸽子来看他,站在窗前偷偷跟他说。


“你不要给别人哭,也不要给别人笑。”


“为什么呀?”


“哭了你爹就揍你。”蔺晨扬扬眉毛,吓唬他。


那时候的蔺晨哪会说什么情话。


主要是七皇子哭过头了会被罚,笑过头了也要被罚。


最好就是板着一张脸,一点感情也没有,虽然不招人喜欢,但好歹不会被天帝关在房间里抄书。


可是对于两百岁的小神仙来说,这太难了。


蔺晨想了想。


“我们关起门来,你要是想哭,你便给我哭,笑也对我笑。”


“可以这样吗?”


萧景琰不相信一道宫门能拦住他,专心用豆子喂鸽子。


“再不行我们蒙在被子里,你声音小一点,总能不让你爹发现。”


萧景琰觉得很有道理,对比自己长了几百岁的蔺晨无比信任,向他点头。


当天晚上两个人就裹在被子里,萧景琰偷偷给他讲了今天一天的事情。


受了什么委屈,又有什么开心事。


小孩子的心思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以前的许多事情,你记不太清楚了,当时的感觉却还能落进骨子里刻到记忆里。


他后来只记得哭不得笑不得,与人亲近不得疏远不得。


好像命里注定就是这样。


猛然想起来,原来在很多很多年前,是有人对他说过的。


你可以对我笑。


 


07


 


萧景琰后来对蔺晨说。


你欠了本王许多年。


 


蔺某坦荡磊落,自不欠你的。




08




列战英跟了萧景琰很久,刀光血影了走出来,天不怕地不怕。


不是的,其实有一件事,列将军是怕的。


他最怕蔺晨在殿下房里过夜的时候,突然开始下雨。


一下一晚上。


小飞流被雨声吵得睡不着,翻到列将军的屋里问他:为什么,又!下雨!


他们明天约了去打猎,下雨便不好了。


列将军安慰他:“明日让殿下给你笑一笑,地就干了,快睡。”




很想问问蔺先生,殿下这一哭就下雨的毛病,到底能不能治好。


真要命。







评论

热度(1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