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楼诚衍生]白龙鱼服 11

安爸爸果断切开黑,黑的理直气壮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澜沧小广告~~~~


11  萧七爷这样的亲哥还有富余吗


贵馆子的好处很多,其中一条是从泊车小弟到侍应生都见过世面,不会大惊小怪。两位男士的烛光晚餐进行得很顺利,间中还“巧遇”了某位娱乐大亨的家族信托管理人,萧景琰寒暄许久,觑了个空档对徐安小声抱怨:“我还当你本来真的是给小九订的位,吃顿饭也不让人吃消停了。”


徐安低低笑道:“七爷先聊正事,回头再罚我自作主张也不晚。”


待他终于应酬完了,刚好下一道菜也上了桌,用个雪松的小木盒装着,里头横着两支褐色的短雪茄。咬进嘴里才知道是烤到微微焦香的面皮裹着汁水十足的和牛,半生的,只外层用喷枪略炙过,调味也复杂。萧景琰摇头:“我以为是饭后雪茄。花头太多,还不如直接红烧,可惜了好牛肉。”


徐安唔一声,放下手里的刀叉擦擦嘴:“美国这边能用的关系有限,不过总得去查查那人的底……”


“这件事不急,你记着就行。”萧景琰示意服务生可以撤掉这道菜了,又笑道,“倒是房子的事情抓紧些,横竖小九儿起码要在这边呆好几年,挑离学校近的买。哦还有,主卧的浴室一定要大——你刚才不是还嫌酒店地方小施展不开么。”徐安让这句话冷不防呛着了,低头连连咳嗽,萧景琰不以为意,在桌面下轻轻踢两记徐安的腿,表情且十分正经,“一来给小九儿多少置点产业,二来以后咱俩每年冬天还能来度个假,就算沾他的光也是一块儿沾的,怎么样?”


徐安向来办事效率奇高,次日便拉着萧景琰看了好几处待售的房子,也不知道一夜之间他是怎么联络上半个洛杉矶的地产经纪的。萧景琰大手一挥安排下置业方针,一言以蔽之曰:挑贵的买。转了一圈下来,两人都中意的果然就是所有待选房源里价码最高的。正面看上去像只有一层,装着铁艺枝条的门廊和石头台阶小巧精致,需要绕到侧翼去才能看出这是幢至少三四个卧室的两层楼,窗户掩在各色繁盛花树后头,而且离学校只有五英里。萧景琰痛快地拍出支票簿,连价码都没怎么还,打算两百万刀全款买入,只是最后卡在一件事上:他想直接把房子落在赵启平名下,故此需要赵启平本人签字。


萧景琰和地产经纪讲好了先把房子给自己留几天,又交了十万定金,心情很好地去找赵启平,徐安冷眼看着他八成要碰壁,但也犯不上现在就去触萧七爷的霉头,边开车边闲闲说起今天庄恕那边的进展。查庄恕在美东的事很费了点周折——以及不少钱,不过这钱花得物有所值。从他入境美国开始,除了生身父母不详之外一切都清清楚楚,没有可疑的地方,考进UCLA也是六七年前的事了,那时赵启平小学刚念到一半,要说他是处心积虑接近赵启平,除非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才行。


“这么凑巧?”萧景琰眉头拧紧了又放松,有些不满,“这人我看着心思太重,小九儿遇上他怕是要吃亏,还是防着点好。”


徐安把脸扭到一边偷笑,萧景琰从车窗倒影里看见了,伸手假意掐住他脖颈来回摇晃。他们难得有这样无拘无束毫无压力的时候,徐安大笑着吐出舌头:“七爷,七爷,我错了!”又抬手握住萧景琰的手腕轻轻摩挲两下,微笑道,“我们统共和庄恕见了一面,不到五分钟,七爷为什么就这么讨厌他,好不好说个道理我听?”


萧景琰到底也没能说出个子午卯酉来,徐安把车停在便利店外边,表示自己还是别跟进去的好,当着外人怕小九爷年轻气盛下不来台,就算心里再想认下这个哥哥也要逞强放狠话的。萧景琰觉得他说的未尝没有道理,便独自踱进店门去。


徐安放下车窗,遥遥看着两兄弟相对而立,赵启平脸上是明显控制过的厌恶表情,然而即使是厌恶也带着几分天真,这份天真或许萧景琰幼年时有过,然而自己已经记不清了。让赵启平背上这个萧家人的枷锁是好是坏?徐安拿不准,但他知道赵启平要真是萧景琰的弟弟,那就绝不会是个好脾气,针尖对麦芒的还不定闹成什么样呢。想到这儿他又抬头看了一眼,萧景琰沉着脸,赵启平嘴角耷拉着还带点不耐烦,几句话功夫就剑拔弩张。徐安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进去劝劝的好,结果刚要开车门就在后视镜里看到了庄恕,于是他又把手收了回来。看样子主要还是小九爷先起的火儿,那庄恕应该比自己管用。


庄恕路过徐安身边的时候还跟他点点头打了招呼,这下徐安也有些同意七爷关于庄恕心思太重的评价了。不过有他在边上赵启平果然态度软化了些,浓眉毛扬起来又说了几句话,只见萧景琰转身大步迈出门来,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他也有许多年不曾被人这么毫不留情地拒绝过,坐回徐安身边即刻给了八字评语:“不识好歹!小王八蛋!”他骂完了突然明白过来,徐安刚才不进去便是不肯去当这个炮灰,在“小王八蛋”后面又指着徐安加了一句,“心眼太多。”


赵启平这会儿气得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庄恕揽着他肩膀晃了两下,柔声道:“又让你认哥了?”


“——就不是认哥的事儿!我觉得这人有病!莫名其妙上来就说买房要用我ID,”赵启平手里也没闲着,一边点数现金一边和屏幕上的明细对账,数来数去少五块钱,从自己兜里掏了张绿票子补上,拿皮筋捆好,“我疯了啊,就昨天见过一面的人,说要给我买房我就信?”


庄恕若有所思地笑道:“假如真是你哥呢?要不还是做个DNA吧,科学说明一切。”


赵启平摇头:“我不做,反正我肯定不姓萧——老头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两天不接我电话!肯定是私生子被我发现了不好意思!”


庄恕已经猜到他不愿做DNA的根本原因了,赵启平或者能接受一个私生子的哥哥,但却绝不接受自己原本不姓赵的可能。

评论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