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约稿戳QQ

【杜方】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140

阿诚:吃我明家的饭,喝我明家的水。。。一定是基因变异的锅

whatwillfermiparadoxsay:

一句话凌李


-----------别关注我------------


欲擒故纵


  方孟韦十几岁回国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李熏然,磕磕巴巴的中文还是被李熏然锻炼出来的,明明是北方人,硬是带上了一点南方的软语气质。


  “有人给我写信。”方孟韦放学的时候把一摞信交给李熏然。


  李熏然接过来拆掉,浏览:“就是问你今天作业是什么,什么时候交,我扔了啊。”


  “哦。”


  “这句‘今晚月色很美’是什么意思?”


  李熏然看了一眼短信:“明天会是大晴天,今晚好好睡觉。”


  “哦。”


  “为什么有人每天跟我发晚安?”


  李熏然看了一眼QQ:“都是群发的,不用管。”


  “哦。”


  “这个‘今天睡到方孟韦了吗’是什么意思?”


  李熏然看了一眼微博:“这就是刷个话题,睡到你的意思就是和你同时间睡觉,反修仙协会搞的tag。”


  “哦。”


  非常信任发小的方孟韦一点也不好奇为什么自己到了二十几岁还没有谈过恋爱。




  直到他和李熏然都进了警察系统,李熏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我和世界不一样的速度脱了单。


  方孟韦:hello???


  


  都是前些天,他在警局门口撞见一个人。


  那人凶神恶煞地堵着一个小孩,一副痞子样,大阴天还戴着墨镜装逼,跟没到他小腿高的小孩推推搡搡。


  人民警察方孟韦赶紧冲过去拦住了。


  “你他妈谁?”那人把墨镜推起来,不耐烦地问。


  “我是警察,你别想动这个孩子。”


  “给老子闪开。”


  “这是警局门口,你给我小心点。”


  那人扯了扯嘴角:“你别仗着自己长得干净好看鼻子高眼睛圆就瞎他妈管闲事。”


  方孟韦气鼓鼓的:“有我在,你就……”


  “坏舅舅!我都说了我不吃棉花糖!”小孩突然抱着方孟韦的小腿哇地一声哭出来,“小花,小花看到的时候说我幼稚!”


  “过节不吃糖还叫个毛线的过节啊!谁规定的男子汉就不能吃糖了啊?”杜见锋生气极了,绕过方孟韦把小孩拎起来,絮絮叨叨走了,“你让你的小红过来……”


  “小花。”


  “你让小红过来,老子给她表演一个吃棉花糖。”


  方孟韦愣在原地。


  过了两秒,心脏才重新剧烈跳动起来。


  太……太可爱了。




  方孟韦的魂不守舍持续了两个小时,没憋住去找了李熏然。


  这是他身边唯一的可参考案例。


  “所以,你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哪里人,干嘛的……”


  方孟韦摇摇头。


  “回想一下细节,那个小孩是穿的什么衣服,是不是校服,背着书包吗?”


  “不记得。”


  “幼儿园的小孩还是小学的小孩?”


  “不记得。”


  李熏然啪地把医院食堂的筷子一摔:“你记得什么!”


  “就……就记得那个人……”




  在两位人民警察动用了一些不好描述的资源,找到了这个人。


  杜见锋,是个军人,现在休着漫长的假。


  “那我怎么办?”


  “你要学会欲扬先抑,欲擒故纵,”李熏然在小黑板上划了个重点,“我当时就这么追到老凌的。”


  方孟韦深信不疑。


  他动用不好公开的手段故意偶遇了一下接外甥放学的杜见锋。


  “喂!”杜见锋认出他了。


  方孟韦冷静地点点头,很酷地转身离开了幼儿园门口。


  方孟韦,你做得很好,很酷很棒棒。


  “狗蛋,今天你先和小红玩一会儿,舅舅有点事等一下回来。”杜见锋把狗蛋往沙堆里一扔,拔腿就走。


  “小花!说了几次是小花!”


  杜见锋也没搭理,三两步跨到方孟韦跟前:“上次是你拦着老子。”


  “没错。”方孟韦冷静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这没孩子没侄子不开车也不像是喜欢挤公交的人没直接去地铁站?”


  方孟韦心里砰砰跳,原来杜见锋关注着我:“吃多了,消消食。”


  “哦 。”


  杜见锋耸耸肩,转身回了沙堆:“走了走了。”


  狗蛋:“你这个人!”




  一周后,方孟韦践行着欲擒故纵,每天望一眼杜见锋就溜。


  没有任何的进展。


  量变才能达到质变,李熏然如是说。


  方孟韦看着李熏然每天滴溜溜往医院跑,幸福得不得了的样子,丝毫没有怀疑过他。


  “方警官,又来消食啊。”杜见锋拉着狗蛋的手。


  “嗯。”


  少说话,要冷酷,李熏然如是说。


  “最近去局子里闹事的人渣不多吧?”


  “嗯。”


  要坚信革命道路是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




  方孟韦这一天没见到杜见锋,只见到了狗蛋。


  “警察叔叔!”狗蛋大老远给他挥手。


  “今天没人接你吗?”方孟韦蹲下身。


  “我今天跟小花约会!让老杜不要来接我了!您也先回去吧,他不来的。这是他号码,一会儿他在这里等你哦。”狗蛋掏出一张写着号码和地址的小手帕塞到方孟韦手里。


  方孟韦一时有点尴尬:“我不是来见他……”


  狗蛋眨巴眨巴眼睛:“我是小孩子,我不懂这些的哦。”


  hello???




  看着方孟韦揣着手帕走了,杜见锋才从沙堆后面探出个身子,拨了个电话:“你这一招还真他妈高啊!”


  “还行吧,”凌远在电话那头轻声笑笑,揉了揉李熏然的卷毛,那人刚出了任务回来,睡得正沉,“你别一得逞就拿出去炫耀,我不想让熏然知道了。他到现在还觉得是他的小把戏追到我的。”








TBC


  


祝大队长儿童节快乐~

评论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