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很烫的大爷

老人家


老人家

大哥:阿诚要夸我了…紧脏…

阿诚:大姐叫我(转身就走)

三寒:

明先生得了一笔稿费,不动声色地坐在书房里看书。


当他第五次抬手看表时,阿诚终于推门进来。


淡定的明先生继续淡定地放下书,很随意地把支票递过去,矜持地吐出两个字:“稿费。”


阿诚正要说什么,却听到明镜在客厅一叠声喊他,于是匆匆收起支票出去了。


目睹了全过程的小少爷恨铁不成钢,实在忍不住指点自家大哥:“大哥就不会偷偷留下一部分吗?反正阿诚哥也不知道稿费具体有多少!”


上交收入却没得到表扬的明先生很郁闷,冷冷地看着撞到枪口的小东西,问:“我留着干什么?”


小少爷无语:“起码当个零花钱啊!”


大少爷很清高很清高地告诉小弟:“零花钱,我只花阿诚给的~~”




————————————————————


被笑话吃软饭的谭先生表示:“我比较挑食,只想吃赵医生喂的软饭,可以吗?”

评论

热度(299)